四十五、浴室里的尴尬对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呦呵,想动手?”宋易阳眼神不善:“殴打长辈?”
  “我算是服了,你怎么这么会往自己脸上贴金?还长辈,我承认了吗?这就把架子抬起来了?”曹洛心中不爽,口中自然也像个机关枪似的说个不停,什么难听说什么,差点没指鼻子骂了。
  “不认?不认就给我滚蛋,少使我们家浴室!”宋易阳一脸嫌弃的往外赶。
  “宋易阳你还能再要脸一点吗?我现在光着身子你让我往哪儿去?”曹洛炸毛了,怎么平时没见宋易阳这么不要脸?难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呸呸呸,我去,不知不觉怎么把自己给骂了。
  “没衣服?”宋易阳冷笑着说道:“你来的时候不是穿着一身紧身衣吗?再变出一套来啊?”
  “啊————!别提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说这个还好,一提到这个,曹洛就忍不住以头抢地,太尴尬了,太羞耻了,自己当时绝对是脑子秀逗了才会想出液体装这种东西!
  曹洛可以想象,这件事一定会被宋易阳深深的刻在脑子里,成为自己永远摆不脱的黑历史!
  曹洛现在很无奈啊,自己刚从阿帕回来的时候,那也绝对是个不苟一笑的禁欲系高冷男神,怎么现在才过去不到半年就成了现在这样一个脑子有坑的逗比少年?
  “不提?”宋易阳幸灾乐祸,他此刻心中满满都是大仇得报的畅快感,简直比自己修炼有成还要让人着迷:“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是我什么人?哦,我想起来了,你是我小辈啊!按理说,你该喊我大姨夫啊!”
  宋易阳把“小辈”这两个字咬的很重,那一脸的小人得志让曹洛很像扑上去咬他两口!
  “你要不要脸?还大姨父,我喊你大姨妈你敢答应吗?”曹洛气得直喘粗气,宋易阳呵呵冷笑道:“这个我自然答应不了,有种你跑到外面冲我老婆喊啊,你这可是名正言顺的。”
  门口趴在那里偷听的宋清霜一脸笑意的对着一旁的宋君晨说道:“你看,他们两个人相处得很融洽啊。”
  宋君晨:“······”你哪里看出融洽了?简直要打起来了好不好!再说,您对刚才那劲爆的对话难道就没有一点反应吗?
  浴室里的两个人平时都是那种三杆子打不出来个屁的家伙,但是凑到一起竟然聊的热火朝天,只不过这话题却······
  “宋易阳,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话是找不到女朋友的!”曹洛愤愤的说道。
  “女朋友?”宋易阳嗤笑一声:“我儿子都有了,还需要这种东西?”
  “······你说得好有道理。”曹洛的表情凝固了,随即才咬牙切齿的说道。
  宋易阳似乎特别有在曹洛面前炫耀的欲望,一改之前高冷的形象:“我告诉你,这人一有了媳妇,生活就是得劲儿,特别是像我媳妇那样的。”
  一直趴在浴室门口的宋君晨母子:“······”
  宋清霜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虽然在外人面前夸自己是一件好事儿,但是一想到那个对象是自己的侄子,那场面就不大敢想象了。
  宋君晨平时都是一个很注重自己形象的人,但是在这个时候真的有点忍不住了,他似乎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老爸竟然能这么有意思,甚至还有点,可爱?
  “别说我,就说你,我敢保证你小子肯定没有女朋友,就你这臭脾气,哪个女孩受得了?”宋易阳很肯定的说道。
  “胡说!那是因为我不想找!”曹洛反驳道。
  “不想找?”宋易阳直接就笑了:“你就说你没有不就完了!你多大?”
  “快二十二了,咋了,这你也得管?”曹洛很不爽。
  “真没用,快二十二的人竟然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宋易阳的脸上写满了不加掩饰的鄙夷:“我告诉你,刚才那个,我儿子,十五岁!才十五岁就找到女朋友了!”
  宋君晨:“······我招谁惹谁了?”
  宋清霜有些调侃的看向自己儿子,她可记得自己儿子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从来没有找过女朋友。
  “十五岁?你逗谁?”曹洛的语气里摆明了不信,但是宋君晨现在脑仁生疼,他宁愿曹洛误会了,赶紧揭过这个话题,但是事实总是不受人为控制的。
  “你不信?”宋易阳此句一出,宋君晨眼前一黑,要不是自家母亲那警告的眼神,说不定就要冲进去让这两个家伙闭嘴了。
  “我告诉你,那臭小子当时就上个初中,我当时在外面历练刚回来,嘿,这小子在大马路上,拽着人家小姑娘的手,走的还挺快。”宋易阳得意洋洋的炫耀道。
  宋君晨觉得浴室里的人恐怕是假的。
  这真的是自己的父亲?
  那个专心用在修炼上,不苟言笑,在各种地方提升自己实力的严肃父亲?
  为什么感觉里面就是一个大妈附体的中年油腻男?
  “那你儿子,是挺厉害的······”曹洛幽幽的补充道。
  宋君晨想要以头抢地。
  所幸,两个大男人,根本就不至于洗很长时间,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人买来了一身的衣服,从上到下从外到内无不包含。
  换好衣服的曹洛注意到宋君晨幽怨的眼神,很是不解的顺着他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自己,没问题啊,难道他还在意自己打败他的事儿?不应该啊。
  想了想,曹洛还是决定鼓励他一下,于是走上前,拍了拍宋君晨的肩膀:“兄弟,厉害,十五岁就找到另一半了。”
  曹洛绝对是好心,对于这种人曹洛这种大龄剩男虽然有些眼红但是还是很佩服的,但是听见这句话的宋君晨就不这么想了,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家老妈刚才丢下的复杂目光,总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渣男······
  饭桌旁,只有他们四个人。
  曹洛总有种虚幻的感觉,一天多之前他还来人家家门口把大门口给炸了个大坑,昨天又跟人家打生打死的,把当场似乎有点脸面的都得罪了个遍。
  结果现在,自己就坐在了宋家的饭桌上,虽然只有四个人,但同样令人难以置信。
  桌子上最显眼的是一个小坛子,有点像是火锅的头部不断向外冒出一种果木的碳香,诱人、不呛鼻。
  坛沿上整齐的码着一条白毛巾,好像是浸了水的,牢牢地锁住了香味,没有一丝一毫的外泄,坛口虽小,但是肚子很大,让人不由的猜测,里面究竟是什么。
  曹洛总感觉有些拘谨,虽然严格说来,眼前的三位都是他的亲戚,除了这个可恶的宋易阳,那两个人还跟自己有血脉上的联系。但是毕竟以前素未谋面,气氛一时间比较尴尬。
  宋清霜只是一个劲儿的给自己夹着菜,自己面前的饭都已经冒尖了,至于宋家父子,则被她蛮横的要求等着,父子俩只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宋易阳吃饭的时候还不自觉的警惕着外界的环境,时不时就从碗边露出一双闪着精芒的眼睛。而他的儿子,吃相比他强的不是一点半点,明明只能吃白饭,但是这小子一点一点的,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吃什么名贵料理。
  曹洛无奈的看着还想继续添菜的宋清霜,张了张嘴也不知道叫些什么。
  宋清霜瞥见了曹洛的面色,心里也是一叹气,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问道:“孩子,你来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曹洛。”
  “哦?倒是巧,你养父母家难道也姓曹?”宋清霜有些好奇。
  “不是,从小就叫这个。”曹洛不想对这件事情过多的解释,他和面前这一家还没有熟悉到和盘托出的境界。
  宋清霜倒也没有纠缠这个话题,而是饶有兴致的问道:“小洛应该上着大学吧,在哪里上?”
  “嗯,联盟科研大学,今年刚去。”曹洛点头答道。
  “哼,二十二才上大学,肯定是之前自己没用,不知道留了多少级。”宋易阳这个人就这点讨厌,好像就见不得曹洛的好。
  还没等曹洛反驳,宋清霜美眸一瞪,把矛头指向了宋易阳:“你什么意思?二十二岁怎么了?现在上说明以前掌握的扎实!而且人家是什么大学?联盟科研大学!”
  宋易阳无言以对,他自己别说联盟科研大学了,就连个普通大学都没有上过,苦力出身的他在机甲上全凭着自己的理解。
  曹洛不禁幸灾乐祸,他跟宋易阳特别的不对付,一看到宋易阳吃瘪他就心里高兴。
  “咳咳。”宋君晨圆场:“妈,别说了,菜好了。”
  “哦,对对对,菜,差点给忘了,小洛,这是我专门给你做的。”宋清霜灵活的处理好盖子,里面装的是一整只炖鸡,那叫一个香。
  宋清霜看着这个坛子,有些感慨地说道:“当年清雪,就是你母亲,最爱吃的就是我这道炖鸡,就算她以后嫁到曹家也一样,时不时的就回来蹭饭。”似乎是想到了妹妹,宋清霜的表情很温暖,满满的都是追忆。
  “生你之前,她最后一次来我们家,吃过这道菜之后,还跟我开玩笑说,生完之后非得吃上个十只八只的,结果······”宋清霜的眼眶红了。
  场内无言,之后的结果四人都很清楚。
  “尝尝吧,毕竟是你母亲最爱吃的。”宋清霜眼中的泪珠让曹洛根本就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语,他顺从的夹了一块肉,这次宋易阳只是默默地看着,出奇的没有出言讽刺。
  肉很香,炖得很烂,汤汁都锁了进去。曹洛吃得很慢,好像是在隔着时空跟自己的母亲对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