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圣战军与命运刀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曹怀民。
  很朴素,也很常见的名字。但此时说出,在曹洛心里,不逊于任何一个劲爆的消息。
  “你你你······”曹洛结巴的话都说不清楚了,曹怀民和老曹的存在,是他心中另外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两个秘密被李丰同时道破,给曹洛内心的震撼是无与伦比的。
  看来真是了。李丰心道。没想到曹老头还能留下这么一个后代,非但大难不死,还意外的觉醒了五行之力。
  眼神稍微放缓,但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你什么你!看样子你确实认识曹怀民,想必你就是十八年前出生的那个孩子吧。”
  曹洛低着头,默然不语。
  李丰自顾自的说道:“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凭借曹怀民的实力,怎么会被同级别的对手轻易杀死?要知道,老曹的配备,在那时几乎是顶尖的,但奇怪就奇怪在老曹并没有出手,现场并没有发现任何高级机甲的波动。”
  曹洛双拳禁不住紧握。
  瞥了一眼沉默中的曹洛,李丰继续道:“虽然曹家并不是什么机甲大族,但毕竟有一台高级机甲坐镇,高级机甲即使破损也有一战之力,更何况,你能活下来,想来是传送法阵吧,一个法阵的力量,足以使高级机甲持续战斗十分钟的,但却用来你的逃跑······这事,到底是为什么呢?”
  曹洛当然知道原因,准确的说,还与自己有关,由于受到自己外溢五行之金的影响,老曹附身于自己身上,却被那自称五行杀手的阿帕蝠族钻了空子。要不,曹家怎么可能轻易地灭亡?
  说到底,还是因为曹家实力的单薄,若是人手足够,即使是一群中级机甲也有可能打退敌人。
  两人面对面坐着,气氛诡异到令人头皮发麻。
  “嘎吱—————”
  门开了,蓝澜的小脑袋探了进来,看到她,李丰和曹洛的目光同时变得柔和起来。不经意间看到了曹洛炽热而向往的眼神,李丰的好心情消失殆尽。
  “丫头,过来!”李丰道。蓝澜显得极乖似的走过来,行走间轻车熟路,显得对此处熟悉异常。
  轻轻揉了揉蓝澜的小脑袋,李丰有些示威似的看向曹洛,眼神中的得意毫不掩饰。
  曹洛苦笑,这真的是刚才那个冷冷酷酷的帅大叔吗?不就是摸了摸女孩的头顶吗!有什么好得意的!
  虽然自己也很想摸……
  蓝澜果然认识眼前的这位大叔,看样子还很熟。
  曹洛原本以为自己会极其不爽,但相反的是,自己一站到李丰面前,就觉得头皮发麻,颇有种将别人女儿欺负了的恐慌。
  蓝澜亲昵的坐在李丰的旁边,伸手拽住了后者的衣服,还不忘抬头,向曹洛做出一个示威型的表情心说让你这个家伙欺负我!
  李丰这才明白,为什么这场救援行动会才被上面如此看中,为什么不允许自己随意插手,乃至于为什么要专门指派蓝澜。
  不是因为这小子是五行之金,而是因为蓝澜的骇人潜力!
  联盟的大人物自然有无数种方法确认曹洛的身份能力,但对于一个“野生人”来说,联盟根本不屑于直接对他搞什么手段,也不会花力气来调查他的底细。其实,受到联盟的关注其实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种种见不得光的手段会被他们玩得出神入化。
  比如这次武考。
  真以为实践多年没有毛病的高考传送装置会说坏就坏吗?
  真以为传送到魔鬼森林是个巧合吗?
  真以为指派蓝澜是个偶然吗?
  笑话!
  一切的一切,都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操控全局,在局内的所有人,下到刀疤女子带领的监考队伍,上至高级机甲师李丰,都只是他的棋子!
  霍然想通这些,李丰的面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作为在圣战军中也是高层的自己来说,这种感觉确实难受。自己已经朦朦胧胧猜到这个影子了。
  世人皆知战神无敌,却不知战神大战重伤,实力大损,作为战神的忠实属下,李丰向来都在不遗余力的帮助宋如山掌控大联盟。可圣战军内部并不团结,总有某些人蠢蠢欲动,想要将宋如山拽下战神宝座。而更令人心寒的是,以前全凭圣战军战士拼死拼活的战场厮杀才得以成立,向来提心吊胆、唯唯诺诺的联盟**,竟然妄图联系内应,企图掌控圣战军!
  作为在上流社会生活的李丰,早就明白了联盟的用意:联盟大学,这个联盟第一学府,所培养的人才都会被或利诱、或威胁的加入联盟自创的组织————命运刀锋。
  这是个几乎全盘模仿圣战军的组织,无论是建制、武器配备、训练方案,都与圣战军惊人的雷同,在联盟那位的全力支持下,实力宛如火箭般一飞冲天。
  没有人不知道圣战军,但仅有很少人知道命运刀锋。
  一个身处联盟下属机构,却还是圣战军一员的五行之水觉醒者,绝对是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在多次或明或暗的接触中,联盟明白这个女孩不是自己能随意掌控的。
  那就去死吧!
  李丰的心,一下子变得冰冷,外患已火烧眉头,而内忧却是时刻不止,联盟这些愚蠢的政客,只看到消灭乃至掌控圣战军的好处,却忽略了最可怕的敌人。
  阿帕!
  从深思中醒转,却发现眼前两张面孔正担心的看着自己。
  蓝澜担心的问道:“丰叔已经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了,会不会有什么事?”
  曹洛也是眼眉轻蹙,沉声道:“应该没问题,丰叔只是在想什么问题,等一会就好了。”
  即使李丰现在满心愁绪,但也禁不住吼道:“你套什么近乎,谁是你丰叔!”
  蓝澜和曹洛都被吓了一跳,蓝澜惊喜的喊道:“丰叔,你醒啦!你刚才木愣愣的,怎么叫你你都不答应,真是担心死我了!”
  李丰心中满是柔情,摸了摸蓝澜的头,微笑道:“没事,丫头,我只是走了一回神而已。”
  单纯的蓝澜信以为真,不再多问。而一旁的曹洛却疑惑的皱起眉头,他觉得,李丰可能是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