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曾孙来送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真是巧呀!
  曹洛的心里只剩这四个字。他一向不是一个大度的人。这次离开鹰族说实在的还挺突然的,有许多没有料理好的事情。
  比如说这个鹰六。
  曹洛到现在都忘不了当初鹰六喊自己爷爷过后那阴狠的目光,这绝对是想要置自己于死地呀!要不是自己的实力飞速提高,恐怕还真的奈何不了这个家伙。之前还惋惜着没办法像这个瘪三报仇了。没想到自己的人品竟然是如此之好,鹰六没来,他的侄子倒是送上门来了。
  看看这小子的身板,多矮!跟他说话还要低着头,很伤颈椎的好不好;再看他的着装,天哪!刚才就看着很不顺眼,现在一看更是吓人,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穿什么长袍,不知道连阿帕人都觉得老土吗?
  再看看他的随从,年纪不大,事情不小!不就是参加一个拍卖会吗,至于这么大拍场吗?
  最最重要的就是,他竟然敢惹我!不仅惹我,还惹我徒弟!
  我若不抢你,老天都不允许!
  鹰六的侄子叫格里高,格氏,也是鹰六的本姓,只不过是被赐姓为鹰罢了。此刻的格里高,貌似镇定无比实则忐忑不安的看着眼前的这位脸色阴晴变幻不定的青年,生怕从他的嘴里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毕竟,他的关系再硬,此刻不也还是落到人家手中吗?
  “我说曾孙子啊······”曹洛终于开口,只不过一开口的称谓就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叫愣了。一旁的曹晨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旋即疑惑的看着曹洛,不知道为什么师父即使要占便宜都要占得与众不同,正常情况下不是喊孙子就好了吗?
  曹洛和曹晨认识的时间严格来说还不是很长,所以还有很多小事没来得及向对方说明,不过毕竟以后的日子还长嘛!
  “靠!你竟然占我便宜!”格里高勃然大怒,自从叔叔成功被鹰族赐姓之后,还没有人敢占自己一声言语上的便宜,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敢!而且······自己好像还真奈何不了他。
  “占你便宜?没有啊。鹰六喊我爷爷,你是他侄子,是不是该喊我一声曾爷爷呢?”曹洛脸上挂着古怪的笑意,不知怎么,在前两天的发泄过后,曹洛现在的心情简直好的不得了。
  “你放······你胡说!”格里高还是有点脑子的,知道这个时候得罪曹洛纯属是一件傻b的行为。
  曹洛冷笑,上前两步,一脚踹翻这个小子。蹲下身盯着他的眼睛说:“我不管你信不信,我只是要让你知道,你叔叔曾经惹过我,让他现在还在活蹦乱跳是我的错。而现在,你又惹了我,我保证,这种低级的错误我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
  曹洛的话语,从戏谑到冷冽,最后,是凛冽的杀意!
  格里高要疯了,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当初说什么都不能惹他呀!他现在能做的只是疯狂的挣扎大喊道:“救命!你们快来救我呀!”
  那些下人们虽然没有什么战斗力,但也都是一众横行乡里的“狠人”,刚才被气势所迫不敢轻举妄动,现在若再没有表示,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一个满脸横肉的男子越众而出,刚要说话就对上了曹洛阴冷的目光,不由得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战,刚到嘴边的话也硬生生被吓了回去。众人看着这个局面,那叫一个不可置信。
  估计是横肉男子也觉得自己太怂太尴尬了吧,鼓足勇气放狠话道:“小子!快快放了我家公子!不然,老子的铁拳可是管打不管埋的!”
  他的话果然吸引住了曹洛的注意力,也不见曹洛有什么动作,只感觉自己脖颈一紧,整个人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硬生生提到半空中,窒息的恐怖,一下子席卷了他,甚至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看不到什么,可不代表其他人看不到呀!众人看着那个从曹洛身上蔓延出去,扼住横肉男子的金色触手,心里一阵恐惧。这、这是阿帕章鱼族的强者?
  “还有谁!”刚才那种小角色,原本曹洛还不怎么在意,只不过苍蝇多了也是很烦人的,索性一次性解决了。
  没人吱声。
  曹洛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都挺识时务,知道自己的小命最要紧。转头再度看向连挣扎都不敢再挣扎的格里高,“和蔼”的问道:“现在,我们能好好谈谈吗?”
  格里高拼命点头,眼前的青年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曹洛更加温柔了,问道:“那你把身上所有的钱都交给我好不好?”
  格里高瞪大了眼睛,天哪,自己竟然碰到抢劫的了。还所有钱······你拿走了,我用什么呀?
  正想摇头拒绝,只见曹洛淡定的一挥手,原本就在半空中挣扎的横肉男子倒霉了,脸上被勒的紫红一片。格里高的话,一下子被堵到了嗓子眼里,倒不是心疼这个护卫,实在是怕下一个接受这种折磨的,会是自己。
  曹洛还是刚才那副一成不变的温柔,说道:“我不喜欢威胁别人,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所以,你若是真的不给我钱,我也拿你没有任何办法······”
  这话一出,不仅格里高一众人狂翻白眼,就连曹晨也是不忍直视的将小脑袋转向别处,心中默哀自己怎么会跟了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师父。
  “你到底是给,还是不给?”曹洛说话的同时,手上金光闪烁,似乎是在酝酿着什么招数。格里高就是妥妥的一个纨绔子弟,那里遇见过这种阵仗,曹洛只需要微微一吓,这小子立马便怂了。
  “我、我给、我给还不行嘛。”格里高哆哆嗦嗦地说道。
  曹洛松了一口气,终于有钱参加拍卖会了。在五行之金锋锐气息的震慑下,包括一众下人在内的所有阿帕人,都被打劫的一文不剩。曹洛师徒俩穿着抢来的衣服,带上钱就走了。
  不得不说,同样月白色的长袍,穿在曹洛身上那真是又贵气又潇洒。只不过格里高等人没有欣赏的心情了,今天,真是个难忘的日子呀!
  看着远去的曹洛两人,格里高的心里只有四个字:
  我想回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