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二 比赛变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缥缈宗的宗主有些诧异,直接问一旁的长老:“这个人也是冰系的?”
  “回宗主,资料上说她的冰系还是不错的。”那长老心中咯噔了一下,这点还真是没有人注意到呢,随后回忆了一下所有人的资料,才点头说道。
  “既然如此,为何之前没有见你说过?”问龍阗皱眉,之前问荆一直在他耳边说让这个人进入他们缥缈宗,他还一直不愿意。
  “这个姑娘是祭司殿重点监视的对象。”长老直接小声的回道,两个人的传音自然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问龍阗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自己的大事,还是觉得放弃这个小小的冰系算了,毕竟连木系都是二阶的,冰系也好不到哪里去。
  更何况是惹上祭司殿那群人,自己现在需要的就是远离他们。眉头紧皱间,眼神已经带着嫌弃了。问荆不知道自己努力了半天自己的父亲还是厌恶上了莫清鸢,若是直到她一定会留下来,给父亲说明一番情况了。可惜现在这一切她不知道。
  而问龍阗自然也不知道,他想要的冰系力量就在莫清鸢的身上,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也夺不去就是了。
  林弯弯虽然知道莫清鸢会冰系,不过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出现了。毕竟她的合作者已经和她说过,莫清鸢冰系的厉害之处了。而那些冰球还没有到她身边就已经炸开,成为浪花中的一员。
  莫清鸢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既然这么害怕自己的冰系,那么只能是和自己比赛过得,或者说她背后的人和自己打过,不然不会这么防备就是了。
  冷霜雪微微皱眉,这种能力的冰球,并不能算是最好的吧,或者说着不能算是莫清鸢的最佳水平,她在做什么?
  莫清鸢不知道别人的猜测,她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试一下而已。
  而试出来的结果让她也明白,这个林弯弯一定是认识问荆或者是谁了,至于还有谁她暂时还没有想起来,因为目前为止,她所发现的只有一个问荆了。
  林弯弯也是舒了口气,自己的反应确实大了些,随后尴尬的笑了,“原师妹居然也会冰系吗?”
  “等下你就知道了。”莫清鸢神秘的一笑,林弯弯只觉得心里一咯噔,总觉得莫清鸢是要使坏了。为了防止自己的猜测成真,林弯弯再次使出了惊涛骇浪,只是这次法术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这浪花就在两个人的脚上,却偏偏一点反应都没有。
  平静的就好像一潭死水。
  林弯弯大惊失色,随后又开始佯装镇定,观众席上的人皆是不太明白的看着台上的比赛,这是什么情况啊。
  而林弯弯也发现自己接下来使用的法术好像都是石沉大海。她瞬间有些不明白了,她可是水系的天才啊,可是现在她自己召唤出来的水居然已经不听她的话了。
  莫清鸢等着她停止,才说道:“既然你的攻击结束了,那就轮到我了。”脸上的笑容让林弯弯直接后退了一步。
  而莫清鸢双手抬起,脚下的水面瞬间就像是沸腾的水一般,瞬间产生了巨大的反应。
  林弯弯再次试图控制这些水系,可偏偏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而她自己的灵力也所剩无几,一想到莫清鸢的攻击即将过来,她也不在试图去控制,直接设置灵力防护。
  而那边巨浪已经形成,林弯弯的眼中也出现了恐惧,这浪花,不对,她不是才觉醒的水系没多久吗,怎么现在这个力量这般强大。
  她的灵力防护并没有起到作用,因为那浪花已经一下子将她卷了进去。
  莫清鸢双掌一合,结束战斗,观众席上的人皆是惊讶的表情,原来这个木系二阶的居然是水系中的高手哇。这次还真是失算啊。
  修睿皱着眉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没想到原师妹的水系也这么厉害啊。”言松摇了摇头感慨道。
  “不对,这不是原师妹的力量。”修睿凝重的说道。这点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
  张欣和肖蓉蓉也听到了这样的话语,瞬间也是一脸不解,怎么会不是默默地力量呢。
  仙门的人对于这一役还是表示出了满意,这个二阶的还是比较有头脑的居然想到了借力打力的办法。
  “借力打力?”同时言松和张欣以及肖蓉蓉也表示着自己的不解。
  “这些灵力都是刚才林弯弯施展的法术,只是被原师妹暂时延迟了。”修睿简洁明了的说道。
  “这是不是就是莫看水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啊。”言松直接惊讶的说道。
  “差不多,我想和原师妹提前扔下去的种子有很大的关系。”修睿分析道。
  而同时听完林淼解释的张欣和肖蓉蓉也是万分的惊讶,“林老师,那种植物还带这种迟缓现象的?”张欣十分好奇的问道。
  “这个,这才是你们需要努力和研究的方向,想想以后你们要和这么多对手比试,就算是只会这一系,也要掌握所有的知识。”林淼的语气从心虚到坚定,让张欣和肖蓉蓉对视一眼,这是不是就是自己不知道所有转移了话题。
  擂台上,林弯弯已经被邢长老拎了出来,而出来的她,除了咳嗽,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原清默胜。”邢长老将她放到地上直接宣布道。
  场上一片安静,真是想不到的结局啊。
  “等,等一下。”林弯弯强撑着举着手微弱的说道。莫清鸢有些诧异的看过去,看看还有什么事情。
  “林弯弯,你有什么事情?”邢长老直接问道。
  “咳咳,”林弯弯靠着一点灵力坐起来,随后才缓慢的说道:“我要举报、举报原清默师妹偷吃禁药。”
  此言一出,瞬间全场都开始议论,林淼也开始皱眉,虽然说她相信莫清鸢不会,可是若是别人下的,而她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直接吃下去,那么也就说不清楚了呀。
  “禁药?”张欣有些不解“那是什么?”
  “就是一种快速提升自己实力的药物,这种药在比赛中是禁止的。”肖蓉蓉有些担忧的说道。她也有些担心,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默默怎么可能会吃这种东西啊。须臾果都是当水果吃得好吧。”张欣对此很是不屑一顾。林淼很是无语的看了她一眼。张欣眨眨眼,有点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让林淼这般看她。
  肖蓉蓉也轻轻地推了她一下。张欣闭嘴不在说话。夙念云只是微微皱眉,想不明白,这个林弯弯的资料他也看过,挺普通的,怎么会收买人给莫清鸢下药?
  而台上,邢长老瞬间也皱起了眉头,说道:“将你的手伸出来。”莫清鸢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邢长老也伸出手去把脉,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因为大家都知道,邢长老最讨厌的就是下药这一套。毕竟虚假的比赛发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是谁都不会忍得。
  “你确定?”邢长老一边把脉一边直接问林弯弯。
  “是的,我确定,今天休息的时候,我亲眼见到给她送饭的人给了她一瓶药,说是禁药,让她小心点。”林弯弯直接怒定的说道。
  场上再次议论起来,看莫清鸢的焰生都变得厌恶嫌弃起来。言松有些紧张,直接抓住修睿的袖子,问道:“原师妹不会这么做的吧?”
  “先看看。”修睿觉得有些不对,虽然和莫清鸢不算是一个院系的,可是也算是比赛以及合作过,他们所有的人都没能穿过毒障的时候,原师妹已经进去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这种能力都能中招的话,怎么也说不过去。
  “肆意诋毁对手,取消你的晋级资格。”邢长老直接嫌弃的说道。说着也直接松开了莫清鸢的手腕。
  “什么?”林弯弯惊讶了,随后更是不可思议的说道:“不可能,若是没有吃药,她的水系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邢长老想看白痴一样看了她一眼,就这样的智商,还学着别人下药。
  “是你,是不是你也没她收买了。”林弯弯愤怒的指着邢长老说道。
  “哼,老夫也是你能诋毁的。”一阵威压,林弯弯直接被推到了擂台的边缘,甚至体内那不多的灵力也紊乱起来,直接吐了口血。
  观众席上的众人纷纷看着这种惊变,还是很意外的,谁也没想到为了对付一个二阶的人,居然使用这种诬陷的手段了。
  “至于你说她的水系灵力,老夫也可以告诉你,才二阶,刚才的招数不过是借力打力,是你自己的灵力而已。”邢长老直接解释道。
  观众皆是一张张恍然大悟的脸,他们也觉得有些不对的,怎么就没有想到借力打力呢。
  “不可能。不可能。”林弯弯则是满脸的不可置信。明明那个人说,莫清鸢已经吃了禁药了,可是现在怎么就变成没有吃呢,还有那个什么借力打力,怎么会这样的呢。
  对于她的这些不解,莫清鸢没有给她解答,因为邢长老回答完她的问题,直接就将她丢出去,满脸严肃的说道:“这般诋毁对手,对评判者不敬的人,仙门大比永不录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