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黄泉十二月 第一百二十九回:借尸还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天黑下来,但这方天空通明——房子的西边烧起来了。
  房子的整体几乎全是木质结构。雪砚谷温暖潮湿,即使冬天也不会很干燥,所以建筑没有做过太多防火措施。墙面涂过耐火的漆,让它烧得慢一些。但火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过了一阵,漆有些熔化了。整栋楼灯火璀璨,那边没什么人,烧了好一阵才被发现。
  火自然是山海施法烧的,办法是阿鸾想的。但她其实并不太确定这法子万无一失,只是她记得雁沐雪的房间靠东,把人吸引到另一边他们能从东边上去。不过,她并不能肯定三位需要帮助的姑娘就在那里——只是她看那不该有人的房子亮着灯罢了。
  这主意也不是不好,反而很妙。若邬远归在他的房间里,就算为他的目的也不能放任她们被烧死,势必得给她们放出来。若不在,那救人便好办很多。
  躲在墙边灌木丛里的二人眼看着邬远归跑向那边,指挥着救火,乱哄哄的,他们便悄无声息地从东边潜进去了。楼房很大,等火烧过来还要一段时间。山海跟着阿鸾很快来到雁沐雪的门前,门上拴着一把锁,守卫们却都逃命去了。
  “你们在里面吗!”山海用力拍着门。
  “在!”阿凌冲到门前回应,“我和阿谣在,阿谣中了蛇毒,不能动。琬姐姐在东边的房子里——我刚看楼下,东南角吵吵闹闹的,人都向那儿跑了。这是怎么回事?”
  坏了。
  “让一下!”
  山海听到黛鸾这么说,便让开身,转头看她要干什么。结果他还没反应过来,黛鸾将桃木剑往上一提,闪过两片火花,铁制的锁竟然齐刷刷的一分为二,落在地上。
  是那套削铁如泥的剑法。
  顾不了感慨太多,两人连忙冲进屋子查看谢花谣的情况。她的状态很不好,脸色比起下午那会儿更差了。山海架起她单侧的胳膊,三人齐心将她挪下床。
  “你背得动你姐姐吗?我们还得去东边。”
  “我能让谷间的兽到楼下帮我,只是……你们快去救她,我们要一起走!”
  谢花凌从山海肩上接过姐姐,立刻被压得走不动路。她把谢花谣靠在墙面上,这样对他们说。师徒二人对视一眼,点点头,沿着走廊向东边跑去了。热气已经蒸到三楼,能听见二楼的木头被烧得噼啪响,跑起来的时候吹在脸上的不是风,是热浪。时间不多了。
  路过邬远归的门口时,山海突然停住了。他转身推开门,一眼看见一把属性的伞靠在桌边。他的直觉不错。山海走上前撑起伞,本想检查一下是否少了什么,但当看到伞底密密麻麻的符咒时,几乎眼前一晕。扫了一眼附近没有别的什么,他匆匆离开了。再追上去时,发现黛鸾已经斩断了第二把锁,门前写的正是梁丘慕琬四个大字。
  推开门,俩人都愣了。只见慕琬拆碎了房子的床单被罩,绑成长长的条,一脚踩在窗框上准备往下跳。她回过头看着他们,松了口气。
  “我差点儿就跳了!”
  “你这不是往火坑里跳吗?!”
  “没事儿,我有办法。”
  “行了行了赶紧下来。你的伞。”
  说罢,山海将伞丢过去,慕琬一把接住。她随他们一路向回走,一边跑一边说:
  “我本可以直接走的,但是谣师姐中了蛇毒。如果不是因为大火,我也不敢就这样跑了——我本想从二楼绕过去的。”
  “你的天狗呢?”黛鸾问她。
  “太惹人注意了,若他们将这把火的账算在我头上,对那对姐妹没有好处,我不能声张——现在不能。说来蹊跷,我在谷里长了这么些年,从来没见过什么毒蛇。大……邬远归好像还有个师爷,要小心他。”
  燃烧的噼啪声、泼洒的水声、喧闹的人生此起彼伏,温度越来越高了。跑回东边的楼梯口时,远远看到师姐靠在那儿,慕琬立刻超过了山海,直冲上去。
  “蛇毒我知道的不多……”黛鸾皱着眉,“她这样的更是没见过。”
  “先下去,要烧过来了。”说着,山海再次架起了谢花谣,慕琬搭起另一条胳膊。
  五个人跌跌撞撞地跑下楼,楼下有一匹高大的野马,一匹小马,和一只鹿。慕琬骑上马并在山海的帮助下将谢花谣拉了上来。这时候,远处有人注意到他们,冲他们吼叫。骑着鹿的谢花凌直直向他奔过去,鹿角一挑,两人就飞出去了。那鹿比小马还壮,驮着她和黛鸾。
  五个人趁乱冲出人群。人们都拎着水桶救火,无暇顾及其他,只是有人对邬远归喊了一声,他见状立即挥手,召集了一部分人随他追上去。突然许多鸟俯冲过去,一片又一片,不论什么品种大小都找得出来。但它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阻止他们。
  许多小鸟被刀刃伤到,惨叫一声载下去,被凌乱的脚步踩进地里。凄厉的叫声传得很远很远,传到谢花凌的心里。她抱着鹿颈,咬着牙,不敢回头看一眼,更不敢哭。
  在所有动物们的帮助下,他们跑得飞快。天上还有一片鸟群为他们带路。兴许是发现人追不上马,身后有人准备了弓箭。许多鸟突然被射中,直直坠下来,他们慌忙地躲闪。有一支箭射中了鹿的后腿,它身子一瘸跪坐下去,两个女孩被狠狠甩飞出去。可另外两匹马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仍向上坡路狂奔着。他们离姑娘们越来越远。
  “阿鸾——!”山海回头声嘶力竭地大喊。
  这时候,他突然看到一张纸条向后飞去,而一旁的慕琬刚收起撑开一瞬的伞。山海再次回头,看向身后,两边的景色急剧后退,都凝聚成一个小点。可从这聚集的一点上,忽然有什么东西追上了他们的速度,径直疾驰而来。
  是黑白分明的、多足的怪物。
  原来是慕琬将寻放了出去。它好像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一样,在化形的瞬间就变成了这种庞大的姿态。虽然并不比鹿大太多,背着两个姑娘是足够了。它的身体修长,那些细细的腿却十分有力,相当协调地奔跑着,很快追上他们。
  山海侧过头看向慕琬,她前面揽着师姐,生怕她翻下去。这二十出头的姑娘经历了太多不属于这个年龄的事,在更荒唐的事情面前,多少有了成长——这种成长是精神层面的。她坚强了很多,遇到变故也不再那样冲动,他从她没有在那时召出天狗的决定上就看出来了。
  尽管成长的代价是如此残酷。
  身后的声音逐渐变小了,小到几乎要听不见。他们很快越过小小的山坡,地势转而向下倾斜。但没走几步路,前方却出现了喧嚣的声音。随着他们的靠近,那阵声音愈来愈大了。
  是一条从谷间上游而下的、奔腾的、宽阔的河流。
  大家都下了坐骑。谢花凌拉了拉慕琬的衣角,问她说。
  “我们应该怎么走?这样的河,它们是过不去的。可如果绕远路,我怕有人堵在桥上。”
  谢花谣突然清醒了过来。她的神志有些混乱,时而睡着,时而醒来。现在,她睁开眼,挣扎着想要从马背上下来,慕琬转身立刻扶住她。
  “小心,别乱动!”
  “不要管我……”她的声音很轻,几乎要被水声盖住,“顺着河下去,一定会被收到飞鸽信的弟子拦住,要绕。带着我……来不及。阿凌,你要去慕琬的家里,劝她娘亲搬走……就一起到我们家去……”
  “你跟我一起去!”谢花凌攥着她的袖子不松手。
  慕琬清楚地知道,她不可能有时间回家去了。在谷外,娘一个人住着。她们不过大半年没见而已——以往谷里忙的时候,可能一年才见一回,那便是除夕。那时候,哥也会回来。但再往后几年,他就不回来了,只寄一些钱,剩她们娘俩。这次,她却好像已经几年没有见过娘了。
  今年没有办法在一起过了。
  她突然深吸一口气,将所有随着眼泪泛出来的情绪都收了回去、
  “没事,你们要一起。你带着你姐姐直接回家,去找最好的郎中。我娘那边不用那么着急……他们应当一时半会顾不上去威胁她老人家。就是麻烦你们派人去接她了。让她少带点东西,很多旧物件儿早没用了……”
  “这毒,郎中解不了的……”
  慕琬像是没听见这句话一样,她转过身走了几步,靠近了那条河。
  “你要唤天狗了吗?”黛鸾问她。
  “那带不过我们——有别的办法。”
  慕琬抬起手一转双指,一张熟悉的咒令出现在她指间。还没等几人想起来,她便放出了那位他们都十分熟悉的式神。
  黑色鱼尾人身的妖怪浸泡在水里,欢快地摆动着尾巴。
  “拜托了。”她蹲下身,摸摸妖怪潮湿的头发。
  寒水姬忽然潜下水中,像一根浸泡在水里的箭被发射到对岸。它游过的水域都凝固了,变成微微起伏的、结实的冰层。等它游到对面的时候,一条宽敞的冰桥便呈现在了眼前。
  光这样是不够的。她又唤来白荻。白荻轻飘飘地飞过去,一路跳着舞,裙摆点到的冰面上都洒下了一片洁白的绒毛,铺满了冰桥。桥面不那么光滑了,谁能轻松地走上去。他们牵着马,小心翼翼地走过铺满雪一样的“路”,踩在脚下的质感也像行走在草地一样,结实又柔软。当他们平安过河之后,寒水姬突然令冰层融化了,河水再度欢快地奔腾起来。
  慕琬收回了式神,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她转过身,准备重新骑上马,和大家一起走的时候,前方的小径上多了一个人影。
  慕琬愣住了。谢花凌看过去,也愣住了。
  那身影太熟悉了。简直熟悉到……令人毛骨悚然。
  慕琬不由得向前一步,山海突然拽住了她。
  “呀——”那身影发出她们并不陌生的声音,“阿凌也是我们雪砚宗的弟子了,真好。”
  “雁、雁师姐……”阿凌颤抖着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