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神农诡树 第四章 一模一样的铁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把那个铁球拍了张照片发到了网络论坛,想看看有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个东西。果不其然,在我发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有一个人回复了我。
  我慌忙打开论坛,迅速的的找到我的帖子。
  那个人的网名非常的怪,叫“长着人头的蛇”,我看到这个人的回复,那个人只写了一句类似于行业暗语的话。
  “明日天狗食日,黄沙见。”
  我。实在搞不懂这句话,于是给这个人发了一句私信。那个人没有理我,并且处于离线状态。我心说:这人心里有毛病吧,只对我说一句这句话就离线?
  不管啦,总之我是得到了这个铁球的线索,是牛是马牵了就知道啦。
  我开始琢磨这句话,明日天狗食日?难倒明天我们这有天狗食日?我打开手机看了看明天的天气状况还有奇异想像。并没有,没有什么奇观异象,只是一整天的大晴天,我趴在桌子上拿起铁球敲了敲桌子,实在是没有什么思路,难倒是我看的地方不对?我当时是这样想的。
  当我翻遍了我们祖国的任何地方都没有什么日食现象。没有?难倒不是什么天气状况?而是别的什么代号?
  “天狗食日……黄沙……天狗……”我一直在嘟噜这几句话,终于我在本地的地图上发现了一家餐厅,这家餐厅的名字叫做“天狗食日”。
  现在是凌晨两点,那个人并没有说具体是几点,于是我合上笔记本,穿上衣服就走了出去。
  格尔木的深夜异常的冷,幸好我穿的多,要不然到那我也就成冰棍啦。
  我这距离他那有一个小时的路程,夜里的小路上只有几盏昏暗的路灯,凌厉的寒风吹打在我的脸上,与周围孤寂的环境形成完美的衬托。
  我缩着脖子顶着寒风向前走着,旁边的几声狗吠吓得我加快了脚步,走了又半个小时终于到了“天狗食日”。
  这是一家中餐厅,看样子已经有几十年没有翻新啦,旁边的门匾都褪色啦,里面亮着一盏微弱的灯光。我推门而入,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温暖的微风,在我的前面坐着一位中年人,那位中年人坐在板凳上,正吃着一盘宫保鸡丁,旁边的灯光太过昏暗,所以我并没有看到他的样子。
  他看了我一眼,冲我说道:“坐这,我有事跟你说。”
  我被这的环境吓得不轻,一个娘跄差点趴到地上,我坐在他的面前,终于我看到了他的庐山真面目,那……那居然是我的二舅!
  我被水呛到啦,因为我无法相信我二舅居然来到了这,我二舅只顾吃他的菜,无暇顾及我,我将水杯放到一边,对我二舅说:“二舅,你是怎么来到这的啊?”
  二舅喝了一口酒,看向我说:“我是怎么来到这的还用和你汇报吗?”
  我摇了摇头,对二舅说:“那不敢,我们还是说正事吧。”说完,我拿出了那个小铁球。
  我将铁球在二舅眼前晃了晃,说:“我说二舅,这个铁球究竟是什么来头啊?这么奇怪。”
  我二舅刚要伸手夺铁球,我一个转身,对我二舅说:“这你可不能抢我的啊,我问你,这个铁球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二舅指着我的鼻子说:“你这孩子,我以前是白疼你啦!快拿来,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二舅,你还拿我当三岁小孩啊,你打我,你还不一定打的对我呢。”
  我二舅拗不过我,就对我说:“得得得,听你的,听你的。你先说你想知道什么?”
  我将铁球攥着手里,说:“我想知道你对这个小铁球知道的一切。”
  “哼!你这个小兔崽子,经历可这一系列磨难果真是长了心眼,不像以前那么好骗啦。”
  我靠在椅子上,我二舅将铁球夺过来,看着铁球说:“关于这个铁球这要从那件事说起。也许上官谢那个浑小子已经跟你说啦,关于我们六嗣的历史,当年你爷爷在六嗣中实行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涉及到很多个地方,你爷爷将这几个地方分配给了六个家族,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计划直接导致了六嗣的覆灭。”
  “这个铁球就是这个计划其中的一个地方的产物,你去的西王母陵就是我们夏家当年去的地方,也许你已经在西王母陵中看到了我们夏家人的遗骨,那真是一个可怕的地方,就连你二舅我也差点没走出来,你能有幸走出来,肯定是得到了高人相助。而这铁球就是计划中的二部曲中的产物。”二舅吃了一口菜,接着说,“那个地方我也不知道在哪,如果你想知道那个地方你不妨可以问问上官家,他们可能知道,但我劝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因为那个地方太过危险,不是你我所能想象到的危险。”
  二舅将铁球递给我,说:“你仔细看看上面的花纹,你能联想到什么?”
  我愣了一下,说:“这上面有九条蛇状的东西,在中间还有一个长方体的东西,难倒?九龙拉棺!”我拍桌而起。
  二舅看着我笑笑说:“你个臭小子,可算是开窍啦,没错!就是传说中的九龙拉棺。”
  二舅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起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拿起铁球跟着二舅走到了一个非常黑的地方,二舅直接打开了灯,这上面结满了蜘蛛网,地上都是尘土,应该有很长时间没有人打理了。
  二舅拿出钥匙在门上比划了半天将那扇铁门打开了。
  这是一间地下室,里面深不见底,但对比我爷爷老宅那里的地下室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二舅看向我冲我打了一下眼色,便走了下去。
  我跟着二舅走,一直走了十分钟,到了一个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铁门处,我二舅拿出钥匙将那扇门打开对我说:“臭小子,看着我,等一会儿到了里面一定要坚持住,千万别掉了链子,因为里面的东西有点诡。”
  我推搡了一下,道:“放心吧二舅,我在西王母陵里的见闻已经让我克服了对妖魔鬼怪的恐惧,所以,您不用担心我。”
  二舅呼了我一下头,说:“你个小兔崽子,就去了一个王陵而已,就这么狂啦?”
  我冲二舅笑了笑,我二舅拍了一下门,道:“好啦别说风凉话啦,快进去吧。”
  我跟着我二舅进屋了这个尘封很久的房间。
  我二舅将房间里的灯拉开,虽然这里面非常的破旧,这里面五脏俱全,不管是穿的还是住的都有,应该在以前有人住过一段时间。
  二舅在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盒子,有两个手大小,二舅拿着盒子走到我的面前,对我说:“注意,这里面的东西事关重大,你可要吼住。”
  随后将那个黑色的盒子打开了。
  打开后,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个和我那个铁球一模一样的铁球,直径却比我的大的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