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神农诡树 第五章 黑暗深处的怪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将盒子里的铁球拿在手里与我的那个比了比,问我二舅说:“二舅,你这个东西哪来的?该不会是你从古玩市场淘来的吧。”
  二舅轻“哼”了一声,道:“你个臭小子,你二舅我在你眼里就是那样的人吗?要是这个东西是我从古玩市场淘来的,那我就是对夏家的列祖列宗不敬!你还是仔细掌掌眼吧。”说完,二舅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起来。
  “噢,对啦,你什么时候看出来一点门道了,什么时候叫我。”
  我答应了一声,随后坐在一木板上仔细观摩这两个铁球。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竟能把一个铁器雕刻的那么细腻,看着纹路,这雕工,真得当时的什么人才能刻的成啊!即使是现代,我想也无法把这么个东西雕刻的形形有色。
  虽然雕工不错,但这个用料却差强人意,我起初以为是普通的铁球雕刻成的,看仔细一掌眼,坏啦,真是太神奇,还他娘的带变色的。我将那两个铁球放在手里来回搓了几十遍,那两个铁球居然变了颜色,由原来的铁色变成了古铜色。
  看到这一现象我立马叫醒了二舅,我二舅猛的惊醒,对我呵斥道:“你这个臭小子,你想吓死你二舅啊!怎么?看出来什么门道了吗?”
  我将那两个已经变了色的铁球摆在他的面前,道:“怎么样?我厉害吧。”
  看到那两个已经变了色的铁球的二舅立马两眼放光,拿起铁球对我说:“你个臭小子,还真是有两刷子,这都让你发现啦。”
  正当我得意洋洋时,突然从房间的黑暗处穿来了几声“嘶嘶”的声音,吓得我连忙后退。我躲在二舅的身后探着头看向黑暗深处,我非常清楚的看到了一个蛇状人头的怪物正吐着舌头看着我。
  它越看我就越发的害怕,我浑身发抖着躲在二舅身后,问我二舅说:“二舅,那……那是个什么东西啊?怎么这长着人的脑袋和蛇的身体啊?”
  我二舅无奈的叹了声气,对我说:“小宇,你想知道关于这个铁球的一切吗?”
  我“嗯?”了一声,对我二舅说:“我是很想知道,但这都什么时候啦,我可不想听你讲故事。”
  二舅无奈的摇了摇头,对我说:“放心吧臭小子,他被关在笼子里,是不可能出来的。”
  “那……那要万一出来了呢?要万一出来了,我们都得死在这,那个时候在后悔有什么用啊?”我那时已经快吓得尿裤子啦。
  我二舅笑了出来,对我说:“臭小子,你不是说你在西王母陵经历的事情让你不在害怕这东西了吗?怎么?害怕啦?”
  “我才没有。”说完,我从二舅的身后颤颤抖抖的走了出来。
  二舅把我按到椅子上,将铁球放在我的眼前对我说:“臭小子,你记住了,你爷爷将那个地下室的东西交付给你是你爷爷将一切都交付了你。”二舅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是你的使命。”
  我被吓得目瞪口呆,看向我二舅,说:“使命?什么使命啊?”
  二舅露出很无奈的表情对我说:“这一切的一切都与那个计划有关,你爷爷是把那个计划中的秘密交付给了你。”
  “那个计划到底是什么?”
  我二舅收起铁球说:“这个你以后自然被会知道,只不过还不是时候。”
  我咽了一口唾沫,对我二舅说:“那这个铁球究竟是什么?”
  二舅走到一边,在桌子倒了一杯酒,说:“我跟你说过这个铁球是那个计划中二部曲的产物,这个大的铁球是你大舅带出来的。”
  “我大舅?我大舅不是死了了吗?还是说……”我将头扭到那个蛇状人头那里,仿佛有人掐着我的喉咙,道,“还是说,这个怪物就是我大舅。”
  二舅仰起头,叹了一口气,这时酒已经撒到了外面,二舅对我说:“对,你猜的都对,那个怪物就是你大舅。那时,那个计划刚刚实行,因为二部曲那个地方极其难找,得需要夏家的分金定穴才能找到,于是,你大舅就被调到了二部曲。当时从二部曲回来的只有你大舅一个人,你大舅一回来就变得神志不清,一直喊着把他关起来,我们无奈,只好将他关在了一个笼子里,就当我们都以为事情变得平静下来时,一个不好的事发生了。”二舅喝了一口酒,说,“你大舅发生了变异,起初,他的身上长满了鳞片,然后变得越来越凶残,每换一个笼子,他就撕碎一个笼子,我们之后赶制了一个用古墓中用来防盗墓贼的岩石做了一个奇硬无比的笼子,他这才老实起来,他已经在这呆了几十年啦,直到变成了这么一个怪物。”
  “我们推测是你大舅在二部曲中受了那种毒才导致了变异,其实我们猜的也没错,经过我们的打听,上官家的一些人在回来后也发生了变异,只有极少数人没有,因此我们推测是不是与哪些东西有关。果不其然,我们在你大舅的衣服里发现了这么一个铁球,我将铁球放在你大舅的面前,你大舅却变得万分激动,看到这个铁球就像看到仇人一般。因此,我们猜测你大舅的变异与铁球有关,可这次我们猜错啦,并不是铁球导致的变异,而是二部曲里的生物。”
  “生物?”我问道。
  “那种人物和你大舅长得差不多,都是蛇状人首,无不可怕,当时我组建了一支考古队来到了那个地方,从那里面带上来了一只蛇人,这种蛇人可以分泌一种毒液,凡是沾到毒液的人都变了异,那真是一个可怕的地方。”
  “你没有深入调查吗?”我问道。
  二舅看了看我,说:“我也想搞清楚啊,可我的行动很快被你爷爷得知,我也只好停止了这个行动。”
  “这几十年来你就是在为这件事发愁?”
  二舅点了点头,我看了看时间,对二舅说:“二舅,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二舅摆了摆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