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五皇子“萧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天色慢慢的亮了起来,在前往五皇子萧梵府的马车之上。
  如果此时不是萧岐正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迟婉婉真的是恨不得一头撞在车门上。
  她不知道自己刚刚是哪条神经搭错了线,竟然鬼斧神差的将自己脑中的想法给说了出来,她一脸欲哭无泪的看向了身边的萧岐:“王爷,我错了......”
  萧岐从小便是世人称羡的存在,倒是第一次被一个丫鬟给同情了,不免觉得有几分的新鲜但是心中又有着几丝的复杂。
  萧岐带着意味不明的看着向一边低眉顺眼的迟婉婉:“你说的没错,王爷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听到萧岐这样说,迟婉婉更是六魂丢了七魄,她急忙的辩解道:“王爷,我的意思是,只有以王爷这般的才德兼备者才能担此重任,一般人都是不行的......”
  萧岐自然能够听出迟婉婉的话中漏洞百出,但也不甚在意,毕竟比起背后议论的人这种实话实说对他来说也算难得。
  “你还记得我之前给你布置的功课吗”萧岐的话中已然是明显的暗示。
  迟婉婉头低的更低了:“王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乱说话了”
  萧岐发现这丫头似乎总是能及时的承认自己的过错,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王爷,鄞王府到了”这个时候车外传来了云扬的声音。
  迟婉婉第一次觉得云扬的声音是那么的动听,见萧岐起身,迟婉婉为自己逃过一劫暗暗的松了口气,连忙的跟了上去。
  区别与誉王府的雅致简约这鄞王府的却多了几分的华贵之气,再想想萧梵那个邪魅的样子,迟婉婉倒觉得这样的住所倒是和他挺搭的。
  萧梵这个时候正在自己的花园里坐着等萧岐,他虽然没有去上早朝,但是从收到的密报中他多少还是知道今日朝堂之上发生的事,想着四哥必然会来找自己的,这不,刚刚下朝没有多久,萧岐便上门拜访了。
  也许是身世相仿,萧梵从小便和萧岐的感情比其他的兄弟要亲厚几分。
  虽然萧岐从小便就和太子一起养在皇后的膝下,但是萧岐的性情却和太子大相径庭,虽然表面上碍于皇后关系看上去还算不错,只是萧梵知道却不像看上去的那样简单。
  萧梵正坐在亭子中想着今日朝堂之事的时候,下人已经带着萧岐几人走了进来。
  还来不及说话,萧梵的目光却被萧岐身边一个青色的衣衫的小人吸引了目光,这不是上回书房里的那个丫头吗,怎么会在四哥的身边啊,要说这么多年萧岐身边可就只有云扬一人啊,有点意思啊。
  “四哥,什么时候多了个小跟班啊”萧梵看着径自在自己对面坐下的萧岐不禁好奇的问道。
  萧岐却是神色肃然:“你今日为何没有去上朝”
  面对萧岐的直接了当,萧梵只是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道:“我上不上朝有什么要紧的,反正我上不上朝都一样”
  迟婉婉在旁边看了满不在乎的萧梵,再看了看脸色越来越难看的萧岐。
  “你知道现在那边的人正在找你的麻烦,你竟然在关键的时候不去上朝,你不是摆明了给人找你错处的机会吗”萧岐的话中已经多了几分的冷凝。
  萧梵看着满园的残荷,嘲讽的勾了够嘴角:“每年到这个时候,他们多少会找些由头来提醒父皇我的存在,与其让父皇看了不痛快,我还是自己躲的远远的比较好”
  “......”
  迟婉婉看出了萧岐难得神色中竟有一闪而过的落寞,他记得上次萧梵来的时候,她后来私下有问过青儿这个关于这个楚国的五皇子的背景。
  萧梵,皇上的第五子,从小母亲翎妃早亡,寄养在贤妃的膝下,为人玩世不恭,不学无术,虽然才情和样貌都不差,但偏偏无心政务,整日沉迷玩乐,所以也不得皇上的看重。
  只是最让迟婉婉印象深刻的是,青儿曾说这五皇子最让世人深知的便因她的母亲,他的母亲曾是叛变了楚国的附属国的公主,而叛变失败后,翎妃感母国的行为不齿,无言在宫中生活便自杀谢罪了。
  迟婉婉从小便是孤儿,有时的寂寞是外人怎么都不能懂的,而这个十几岁的少年,他却背负着家国情仇和世人各色的眼光长大,各种滋味自是外人不能道的吧。
  迟婉婉看着眼前容貌邪魅的萧梵,心中却多了几分的怅然之意,而他口中的“每年的这个时候”迟婉婉想多少便是跟他的母亲有关吧。
  萧岐从小便是和萧梵一起长大的,他又怎么不懂萧梵话中的意思:“你虽然不在意,但是又何必给无谓之人留下口实呢”
  萧梵见萧岐神色中多了几分的关心,大大的叹了口气,然后无奈的笑道:“好啦,知道了,我过几日便去上朝,可以了吧”
  “明日便去”萧岐比容反驳的说道,他自知这个五弟最是喜欢耍小聪明的了。
  见萧岐神色坚定,萧梵更是一脸的愁色,但是最后还是认命的说到:“好,好,好,我明天便去上朝总行了吧”
  萧岐的神色这才有了几分的暖色,他端起了桌前的茶杯,慢慢的品着。
  萧岐自是知道,当年的“宁国”才归顺没多久便在这样的初秋时节举兵叛变了,而那之后每到了这样的时节,朝堂上总有好事之人找萧梵的麻烦。
  萧梵虽然看上去不在意,但他觉得他这个五弟却不像表面上那样无所谓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每到这个时节总是借故不去上朝了。
  迟婉婉看着两人相对而坐,一边喝着茶,一边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的两人,风吹起满园的残荷,也吹起两人的衣袖,自然而安逸。
  迟婉婉不由温情的笑了起来,世事往往很难公平,但是有人相伴的人生总还是温暖的吧。
  她看着满园的残荷出神,到了夏季满园的荷花盛开,必然会很美。
  回程的马车上,迟婉婉小心的打量着一边闭目养神的萧岐俊美的容颜。
  “本王的脸上有东西?”萧岐眼睛未睁平静的说到。
  迟婉婉却只得憋了瘪嘴,然后低下了头,这丫的怎么知道她在看他啊,再说了看了能少块肉吗。
  “正如你知道的,皇室没有简单的人事,你还小,自当要多多注意言行,若往后闯出祸事来就晚了”萧岐神色未动,淡淡的说到。
  迟婉婉闻声却再度抬起了头,他这是在提点自己吗。
  她看不懂萧岐面上的神色,想起当时萧岐与萧梵说话时,脸上的那分一闪而过的落寞,也许他说的没错,这王爷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吧......
  ------题外话------
  从明天开始一天两更,有喜欢的小伙伴可以收藏一下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