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恩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对于李尘风的深入分析,范维生除却心中懊悔之意,更对眼前黑衣男子,发在肺腑的五体投地,都说江湖武夫皆是鲁莽之辈,如此看来话中水分算是夹杂七成,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所言确实不假。
  “那如今可有补救之法?”范维生奢望问道。
  李尘风表面摇头,内心却冷笑连连,事到如今早已水到渠成,莫说早已成了扔下棋板的废子,全无价值,甚至亦可被执棋者,任意敲打,除非棋悔一手,重新来过。
  下棋布局之人不说是何宗师人物,可曾见过傲慢心智的棋手悔棋,那要这棋盘如何,你悔一步,我退一招,还不如重新来过,如此所述皆是棋盘而已,虽是运筹帷幄,奈何只是盘棋,之所以无法悔,自然出在以人为棋,那柳巷面为棋口,如今棋口已逝,你说如何悔棋,难不成强行挖出棺材,哗众取宠,迷惑自己?
  “补救不了!”李尘风道。
  听其结果,范维生本抱有希望的心,又是随之一暗,本以为到了柳暗花明之时,没想到也是深夜鸡鸣,还在梦里。
  两人再无对话,一路上气氛多少有些凝重,年轻男子心有芥蒂,中年男子心灰意冷。
  在行出北方半里路,终在一处略微挡风的山坡下,找到了等候的几人。
  金小曦见李尘风归来,乖巧的喊了一句哥哥,金雪雅亦是微笑,询问接下来如何。
  李尘风轻揉金小曦脑袋,轻声道:“这么晚了为何还不睡觉,都已换过地方,定看不到那些该死的臭虫,如今夜还长着,如此熬神,明日怕是变成了熊猫眼,等将你牵到集市上,定能卖不少钱。”
  金小曦不满的推开李尘风手掌,双手掐腰,一副并无惧怕的神色。
  “我才不怕那些躺在地上的臭虫,我以后是要做侠女的人,又怎会怕着怕哪,不然日后我成名江湖,岂不是成了把柄,任人戳破脊梁骨。”
  众人看金小曦郑重神色,像极了小大人模样,如此掐腰气势倒是有一副侠女意味。
  李尘风伸手在金小曦脑门轻弹一指,疼的金小曦连连后退,那憨态步伐,卓识惹人发笑,就连心事重重的范维生,都略微发笑。
  “前些日子你不是说日后要做大厨吗,还要开江湖上最大的客栈,如今怎么变嘴了,改做侠女了。”李尘风笑问道。
  金小曦轻揉额头,不满的嘟起嘴,好似李尘风下手多重一般。
  “学做菜我连我姐都不如,尤其是热锅跳油,总爱往人身上跑,太吓人了,还是当侠女好一些,威风大气!甚至还能……”金小曦欲言又止,故意看望李尘风。
  “甚至什么?”李尘风好奇问道,其他人也是一脸期待,心想她能说出什么歪门点子。
  “还能给你做老婆!”金小曦直言道。
  噗——
  还在喝酒的顾老头,一口酒水喷涂吹来,溅其大片酒雾,更好洒在炭火之上,顿时熊熊烈火,浪焰升高,火光照射在金小曦稚嫩的小脸上,格外认真。
  李尘风口语难言,略带惊慌的眼神看向四周,生怕金雪雅将自己当成恋\童的变态,如此可不好解释啊。
  仿佛知晓李尘风的心绪之意,其妹所说之言,让她好笑又好气,尤其黑衣男子的害怕模样,她那里见得,就差笑容绽放,肆无忌惮。
  失魂落魄的男人,听女孩一番话语,心情反倒开阔不少,范维生扯了扯嗓子,对李尘风道:“童言无忌!”
  李尘动接过稻草命题,伸手使劲捏住金小曦小巧鼻梁,一字一字道:“对,对,对,童,言,无,忌!”
  金小曦挣脱魔掌,还要理辩开口,小嘴微启,一张大手就揉捏在自己双颊,叽里咕噜说不出过来。
  李尘风看其身后金雪雅微打哈欠,松开捏在金小曦脸颊的大手,开口道:“好了,不闹了,你看你姐都困了,该休息了。”
  金小曦回头看向略有困意的姐姐,只好点头,随后被牵着回到马车之上。
  剩余三人自然剩下由小到老,年龄依次排列的男人了。
  李尘风走进炭火,随意找些软草散扑在地上,一股脑的躺在上面,与顾老头一般模样,侧躺着身子,单手拖头,看着依旧站在原地的范维生。
  范维生被看的发毛,也学着李尘风的师范,找些草叶给自己铺了一张软床,然后身体正躺,双腿伸直,双手放于肚脐之上,儒雅之人的正统睡法。
  第二日,众人起的略晚一些,基于昨晚的特殊事故,耽误了些时辰。
  在简单吃完饭后,五人队伍便又开始出发,朝着下一个首要碰面的武都而发。早在这靠山小楼,李尘风等人自是行了好些时候,如今靠近城区,自然从原本的小道转入大道,准备入城补充着物资。
  一行人约莫离开半日,十几名胯骑健马,身着黑衣,头戴草帽的众人,停靠在尸体处。
  仅邻一人下马,掏出一把匕首扎入尸体之内,随后端起匕首,仔细考量,确认完成后,将匕首在死尸抹净,起身对着马匹稍靠前的一人道:“首领,看血的凝固程度,应该死亡不远,最多在昨天夜里。”
  马背之人看不清面容,那草帽之上,亦有黑色纱布垂落,挡住了全部面容。只是看其后腰横挂长刀,甚至手掌厚茧无比,一看就是使刀的行家。
  “离此最近的城是何处?”沙哑的声音,从草帽下响起。
  “武都。”马下之人开口道。
  “想必大人要杀之人,一定会往武都而去,看其车轮痕迹定是马车,你我健马脚程较快,如若尽快赶路,应在天黑之前在他们进城前拦下!”挂刀男子道。
  说完调转马头,需要先行。
  “头领,这些尸体如何,用不用埋了,免得被野兽叼着,任意脚踏。”
  “不用,废物就是废物,只怪其技不如人,眼下哪有时间替废物找好归宿,当前任务为重,你若心好,就留下来吧。”挂刀之人说完,驾马而去,其余人一同跟随。
  提话男人看着地上众人的尸体,无奈叹气,也跳上马背,跟在众人身后,消失在北方。
  马车之上范维生坐在角落,神态有些不太自然,原因自然是昨晚的古怪女孩,此时正用水灵大眼打量自己。
  可能被看的有些发毛,略有底气的范维生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金小曦。”
  “嗯,金日山田,好名字。”范维生开口道。
  “听说你以前是做大官的,那你一定懂很多字,对不对?”金小曦道。
  大官二次格外刺耳,尤其是那官字,更是听日心坎,又想起了昨夜李尘风深入介意,他半生为官,这官做的不说愚蠢,也是糊涂至极。
  金雪雅看范维生难堪模样,直到金小曦定提到了戳心之处,她对于昨日对话也有所耳闻,虽不知其中详情,怕也与官场分不开干系。
  “小曦,不得乱说。”金雪雅严声呵斥道。
  金小曦被如此呵斥,本来还想说的话又被噎回口里,她不说天不怕地不怕,可金雪雅所说之言自是会听,当下也只好不再说话,气鼓鼓的乖巧模样。
  金雪雅朝范维生歉意一笑,算是为不懂察言观色的妹妹道歉。
  范维生苦脸略挤出无碍神色,心中又是哀痛连连,如若心中发了瞒江洪水,那刚偷搭建起的偏薄小桥,尽数淹没,衣衫浸湿无处下脚,亦无梁可搭。
  “无碍,金姑娘莫要责怪令妹。”范维生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