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寻师叔问女尸生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等到苏长言端着吃食回来,却不料宁雪魄已经不在房中,只留了一张字条:九华见
  只有三个字,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字迹龙飞凤舞,看来写字之人心情格外急迫。
  苏长言摇着头,只能自己坐下慢慢吃了起来。
  “你们进来吧。”
  吴钩和胡缨闻讯进入房内,发现宁雪魄竟不在房中,两人也不敢多问。
  “苏宁的联姻,应该没什么大碍了,此次胡缨回苏源城准备婚事,吴钩同我前去九华取刀。”
  听到这个消息,胡缨和吴钩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互相笑着对视了一眼,心情愉悦的答道:“是。”总算可以喝二少的喜酒了。
  “家里,有什么动静吗?”
  吴钩拿出传讯:“王伯说,大公子娶了亲后便一直留在中州,而六公子,和柳姑娘似乎这回也在南岭。”
  苏长言的脸色有些阴沉:“他们定不在南岭,不然这次秘境不会错过。”可若不在南岭,他又身在何处。
  眼下自己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还是办妥自己的事要紧。
  “我们即刻动身去九华吧,明年武林大会,还要拉拢九华站在我们这一边。”
  ————————————————
  南岭与东岐相距有些远,宁雪魄快马加鞭赶回东岐之时,已过了半个月。
  此刻苏长言应当已经到了九华了吧。
  她一想起他,便霞飞双颊,嫣红染了脸颊。
  也不知,那个混蛋拿到刀了没有。
  雪魄刚回到坐忘峰,许久不见的白球一下子扑面飞了过来,鸟嘴追着她啄,似是追讨这些日子又对自己的不闻不问。
  白球的脚上绑着个信通,雪魄拆了下来,原来是吴大师刀即将铸成,让她尽快前往。
  想到苏长言在九华,宁雪魄的脸上笑得如同春水荡漾着涟漪一般。
  眼下还有要紧事,先找师叔。
  雪魄福至心灵的把黑岩和白颜放了出来,让他们同白球玩耍,自己则抽身去寻冯有坚。
  宁雪魄不在的这些时日,冯有坚要么在石桌上饮酒,要么去松俊楚房间盯着画像直勾勾的看。
  今日冯有坚正坐在后院石桌上,端着酒葫芦,看着堂前花开花谢。
  “师叔。”雪魄找到了冯有坚,立即坐到了他对面,“你猜我此行出去,遇到了什么?”
  冯有坚斜眼觑了一下宁雪魄,摇头晃脑:“赶紧说,别卖关子。”说完嘴边哼着小曲,又喝了一口酒。
  “我看到了师父书桌上画像里的那个人。”宁雪魄双手撑着脑袋坐在冯有坚对面,看着他的表情。
  “噗!”冯有坚立即把口中的酒全部喷了出来,“你再说一遍?”
  “我看到了师父书桌上的画像里的那名女子,确切的说,是她的尸体。”
  冯有坚神色激动,满脸潮红:“怎么会,怎么可能,灵清那样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惨遭不测!”
  宁雪魄没有忙着回答,而是再次望向冯有坚:“师叔,她究竟是谁,她的尸体,与画像上一模一样,安置在一处秘境的地下宫殿之中。”
  冯有坚的身子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抖动剧烈,最后开始强烈的咳嗽。
  咳着咳着,雪魄听着,感觉怎么还带着些尖锐的声音,赶忙上前帮冯有坚拍背顺气。
  一口殷红,从冯有坚的口中吐了出来,石桌上斑斑点点,触目惊心。雪魄还未来得及从惊慌中反应过来,又是一口鲜血覆盖了上去。
  “师叔,这是怎么回事?”宁雪魄说着,递上一枚丹药。
  冯有坚接过丹药,服下后运功调息了一会:“你还是先说说,你怎么遇到她的。”
  雪魄关切的注视了一会冯有坚,然后才把南岭一行娓娓道来。
  说完后,雪魄皱着眉头把酒葫芦拿开,去接了点山泉水给他。
  冯有坚喝了水之后,漱了漱口,长叹了一口气:“她叫姬灵清,是我们三兄弟闹翻的根源。”
  “那是冬天的早晨,我们师兄弟三人从山下置办了一些过冬的用品,在半山腰发现了倒在雪地上的她。”
  说到此处,冯有坚的脸上有光晕笼罩,满脸皆是神往之色。
  “我们把她带回山上疗伤,没想到,师父严厉制止了。从前坐忘峰也不是没有客人,但是师父说绝不可让她留宿。”
  说到这里,冯有坚自嘲的笑了笑:“现在想来,师父想必当时便知道些什么,先天境巅峰,终究是有了几分知命之力。师父啊,若非徒儿们不孝,坐忘峰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模样。”
  冯有坚望着天,似乎在感慨,又像是在追思,眼角含着泪光,整个人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看到师叔这个模样,雪魄有些于心不忍,但她依然开口说道:“你们还是收留了她。”
  冯有坚长叹一声,声音如秋风吹落了老树最后一片叶,如冬雪压垮了最后一株草,哀婉衰绝。
  “师父不让她上山,我们便在让她住在山腰上的木屋里,她不知受了什么伤,我们师兄弟三人都没看出来,只是一直病恹恹的,就这么一直养着。”
  “等到第二年这个时节,她才慢慢把棉的换了夹的,只是身子骨一直不大好,便也就一直这么住下。”
  说到此处,冯有坚的脸上似是老树开花一般有了些粉色:“她是那般好,帮我们补衣服,纳鞋底,做的饭菜也是一等一的好吃。后来,我们师兄弟三人便都喜欢上了她。”
  “那姬灵清是和二师叔在一起的吗?”
  “师兄弟三人反目,甚至后来都大打出手。大师兄首先退出了争执,我与二师兄相争,二师兄惨胜。”
  “后来二师兄前去表白,但她口口声声说心悦大师兄,二师兄竟然当场吐血,不久之后便过世了。”
  雪魄皱眉道:“那当时师祖对于这些事情都知道吗?”
  冯有坚面露苦涩:“发生这样的事情,师父怎么可能不知晓,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想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几个弟子真的反目罢了。二师兄死去,师父明着把我赶下山,暗地里却叫我去寻访渡罪刀。”
  雪魄沉吟了片刻:“师祖真是用心良苦。”
  冯有坚一阵苦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