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登天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玄剑谷内。
  楚行云周身的气息已经收回,他感受着地灵九重之境的气息,脸上悬挂着满意笑容。
  十日前,他堪堪踏入地灵八重之境。
  十日之后,他吸纳无穷无尽的剑压,成功晋入地灵九重天,仅差临门一脚,即可凝聚阳丹,跨进天灵之境。
  这样的速度,着实恐怖,足以让万剑阁再次震动!
  倘若单纯依靠青莲剑体,纵使我能吞食剑压,也无法在十日内晋升,能有如此成果,仍是多亏了传奇古剑的剑种。楚行云移过目光,朝灵海凝望过去。
  晋升地灵九重天之后,青莲灵海,正弥漫着一抹淡绿光华,看上去着实精致,而在莲心处,则是悬浮着一枚微光剑种。
  当日,楚行云进入玄剑谷,立刻发现剑种有所异动,那个时候,他心中便是猜测,这玄剑谷的尽头,很有可能就是剑冢之入口。
  此时此刻,他更加肯定这个猜想。
  只可惜,以他现在的手段,并不能找出剑冢之入口,眼前处,只是一片嶙峋山壁,难以察觉到剑灵的丝毫气息。
  不过,就算楚行云找到了入口,他也不敢就此入内。
  这座剑冢,太神秘了,整个万剑阁中,恐怕只有梵无劫知道其存在,如果楚行云鲁莽进入,肯定会引来梵无劫的注意。
  以梵无劫的枭雄性情,他知道了此事后,必定会对楚行云生出嫌隙,甚至可能暗下杀手。
  上一世,楚行云对梵无劫并不陌生,曾听说过他的诸多事迹,他统摄万剑阁,更是有数百年之久,让万剑阁越发强大。
  但在这数百年中,楚行云却从未听说过百里狂生之名。
  虽说楚行云并未见过百里狂生,但从众人对他的描述来看,此人,必定是千年不遇的超级天才,更为重要的是,他还是梵无劫的关门弟子。
  梵无劫,屹立数百年,威名浩大,众人皆知,但他的关门弟子,却无半分名头,直接消失于茫茫历史长河之中。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知晓,很有可能是百里狂生遭遇不幸,中途夭折。
  但楚行云心中却有另外一个想法,百里狂生的陨落,极可能跟梵无劫有关,他觉得前者的天赋太强,无法完全掌控,从而暗中灭杀,巩固实权。
  毕竟,他和梵无劫初次见面之时,对方就想暗中监视他。
  当然,这也只是楚行云的个人猜想而已,沉思片刻后,他也不再多想,站起身来,立即朝着出口处狂奔过去。
  现在这个时候,玄剑谷内,几乎无人逗留,本就空旷的山谷,现在更是显得荒芜。
  楚行云的速度极快,几乎一个闪身,就能掠过数百米,当他来到第三重区域的时候,目光却陡然僵硬住。
  视野中,存有一枚巨岩,一名身穿淡蓝纱裙的美丽少女,正盘坐其上,她紧咬着牙关,死死承受着降临而下的无穷剑压,密密麻麻的汗水,早已打湿了光滑玉额。
  此女,赫然是水千月!
  今天是登天剑会的开幕之日,她既然进入了玄剑谷,就说明她也会参加,那为何还留在此地?楚行云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这般念头。
  不过很快,他就想明白了。
  虽说登天剑会充满机会,机遇,但对于修为较低的外门弟子来说,并无太多作用,就算参加了,也难有所得。
  水千月的修为,并不高,仅有地灵四重天,即便在外门弟子当中,都只能算是中下流,她索性把重心放在玄剑谷上,全力激发自己的潜力。
  想通这点后,楚行云不再理会,刚准备离开玄剑谷,一道清脆动听的女声,从后方突兀响起,传到他的耳中,轻声道:洛云剑主,请留步。
  说话者,除了水千月,又会是何人。
  楚行云停下身形,转过头,话音平淡的说道:有事?
  他的声音,很淡,甚至可以说有些冷漠,让水千月脸上的笑容凝固住,在这一刻,她感觉有一股寒风扫过,让她无法靠近楚行云。
  失神片刻后,水千月深吸一口气,重新展露出一抹笑容,道:上次的事,弟子不甚感激,若非你出手相助,恐怕我已经身受重伤了。
  说着,水千月脸上竟有一丝绯红浮起,笑容也更加明媚,她张了张嘴,刚欲继续说话,却被楚行云打断道:我只是不想因为我的缘故,而连累了其他人。
  他凝视着水千月,双眸无波,宛若看待着一名陌路之人,淡声道:很快,登天剑会就要开始,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我就此告辞。
  当最后一道话音落下,楚行云的身体浮上虚空,气息绽放,继续朝玄剑谷的出口奔去。
  刚离开玄剑谷,楚行云就看到了夏倾城,有些吃惊的说道:倾城,你在这里作甚?
  自然是在等你。夏倾城快步走来,看到楚行云略带吃惊的样子,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不过,她也清楚感觉到了楚行云的修为境界,果然,他已入地灵九重之境。
  现在时间不早,我们立刻过去吧。楚行云看向登天峰的位置,那里,已有无数身影闪烁着,显得很是热闹。
  夏倾城点点头,刚踏出脚步,她突然问道:刚才在玄剑谷的蓝裙女子,是你的朋友?
  她一直关注玄剑谷内的动静,自然也看到了楚行云和水千月的碰面。
  楚行云摇了摇头,开口回答道:恰巧路过,随意交谈了几句而已,算不上朋友。
  话音落下,楚行云没有在此地久待,身形挪移,跟夏倾城一同掠向了登天峰。
  在他们两人离开之后,玄剑谷内,一道曼妙倩影走了出来。
  她抬起头,怅然若失的望着楚行云离开的方向,嘴巴张开,满是苦涩的说道:我与他之间,连朋友都算不上吗?
  苍白话音,从半空中缓缓落下,让水千月的脸上浮起一抹自嘲之笑。
  她长叹一口气后,同样是掠动身形,朝登天峰奔去。
  只不过,她的背影,很是孤零,仿佛失去了某种东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