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迟到的新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东海,叶家,双喜临门。
  叶家斥巨资打造的豪庭酒店正式开业,也是长孙女叶曼灵招婿订婚的大日子,引来不少人的关注。
  大厅中,宾客云集,所有人都在引颈以待,静候叶家“贤婿”。
  陈帅,一个闻所未闻的小人物。
  包间内,叶曼灵坐在梳妆台前,双眸泛红,委屈到了极点。
  “叶昌铭,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去找老太太,拒绝这桩婚事。”
  “狗屁的招婿,他们根本就是想毁了曼灵,毁了我们家。”
  站在一旁的叶母张珊珊,气得脸色涨红,身躯都在微微颤抖。
  “哎……”
  叶昌铭长叹一声,黯然神伤。
  他虽是叶家长子,但却是前妻所生,老爷子仙去后,叶家由老太太一手掌控。
  所谓长子,名存实亡。
  而且,这桩婚事是老爷子生前所定,谁都改变不了。
  他去找老太太理论,不仅改变不了结局,反而会让老太太和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找到将他赶出叶家的借口。
  此时,天空之上。
  三架国产武直—10直升机正在全速推进,从皇城呼啸而来,降落在东海警备处。
  飞机停稳,一名年轻男子率先冲出,其后,五人昂首阔步,神态肃穆,隐隐透出可怕的血腥气息。
  “立正。”
  “敬礼。”
  地面之上,百人大队早已严阵以待,齐齐扬起右手,呐喊响彻云霄。
  “欢迎陈帅。”
  礼毕,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小跑上前,神态恭敬无比。
  他的肩上,赫然抗着两杠四星。
  ……
  陈帅,既是姓名,也是尊称。
  他,姓陈名帅,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
  但他又是北境统帅,东方战神,国祚至今最年轻的帅。
  直到人影远去,校官才终于渐渐放松下来。
  他的后背,早已被汗水浸透。
  虽然,他也是军中男儿,但在这个战功赫赫的年轻男人面前,他却紧张到了极点。
  他的气息,恍如山岳,压得他都快喘不过气来。
  那是,将帅威严。
  那是,王者气度。
  浑然天成,根本无需刻意释放。
  陈帅,出生寒微,母亲死于难产,九岁时,父亲操劳过度而亡,他能有今时今日的荣耀,全拜叶老爷子所赐。
  若非老爷子仁心仁德,耗费半数家产建立孤儿院,收养他们这些可怜的孤儿,并不遗余力供他们上学读书,他就只能流浪街头,或许早已饥寒交迫而亡。
  老爷子于他,不仅恩重如山,且还亦师亦友。
  奈何,好人不长命,且人无完人。
  老爷子仁心仁德,但在教育子女方面却很是失败。
  长子叶昌铭,性格懦弱,一事无成。
  次子叶昌文,虚伪狡诈,贪婪成性。
  三子叶昌武,心狠手辣,贪婪无度。
  加之,老太太周晓梅私心甚重,老爷子生前,始终放心不下长子一家,希望陈帅能入赘叶家,照顾长子一家。
  虽然老爷子只字未提如何处置二房和三房,但陈帅很清楚,手心手背都是肉。
  老爷子怕长房受委屈,同样不希望二房和三房受到伤害。
  招婿太弱,无法保护长房周全;
  女婿太强,又有引狼入室,鸠占鹊巢的风险。
  而对陈帅,老爷子知根知底。
  他强势却不蛮横无理;
  他护短却不仗势欺人。
  而且,他地位尊崇,不会毁灭叶家后人,将叶家家业据为己有。
  长房若能招陈帅为婿,老爷子可安心而去,为此,老爷子至死不忘,希望他能成为叶家长孙婿。
  为了让老爷子含笑九泉,在老爷子弥留之久,陈帅点头应允了这桩婚事。
  除此外,叶曼灵也是他点头的重要原因。
  他们年幼时,老爷子时常带着叶家孙辈来孤儿院探望他们,叶家三孙两孙女,独独只有叶曼灵将他们视为朋友,跟他们分享自己心爱的玩具和美味的零食。
  其他人,全都高高在上,视他们为低贱野种。
  他永远忘不了,那个天使一样的小女孩。
  他忘不了,那张淳朴的笑脸和那双纯净的眼睛。
  时过境迁,天使犹在否?
  “呼。”
  坐进停机场边的车辆,陈帅不禁深深吸了口气。
  虽然,他贵为战神,见惯生死,但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虽然他和叶曼灵早就认识,但却已整整八年未见,他还是有些惴惴不安。
  他怕,夫妻感情不和,甚至不欢而散,无颜面对故去的老爷子。
  “这是父亲的遗命,谁都……”
  沉默半晌,叶昌铭终于挤出一句话来。
  话语之中,充满懦弱和无奈。
  “我怎么嫁了你这个窝囊呀,一辈子一事无成,现在还要毁了女儿的终生幸福,叶昌铭,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呀?”
  张珊珊手指叶昌铭,哭喊大骂着。
  她恨叶家所有人,更恨这个窝窝囊囊了一辈子的男人。
  “妈,你别骂爸爸了,爷爷生前最疼我,肯定不会害我,他一定给我找了个好男人。”
  叶曼灵挤出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可绝美的脸上,两道委屈的泪痕却已流淌而下。
  虽然,她一直都很尊敬爷爷,可她只是个年仅二十三岁的小女孩,连爱情的滋味都没来不及品尝,就被迫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
  这让她,实在难以接受。
  但现在的叶家,是老太太的一言堂,没人可以忤逆。
  更何况,她爸爸是爷爷的前妻所生,她是庶出的孙女。
  为了爸妈,为了这个家,她只能无奈屈从。
  “当、当、当……”
  古朴的挂钟响起了清脆声响。
  十二点,吉时到。
  “走吧,老太太等急了,又该找我们的麻烦了。”
  叶曼灵轻轻擦拭掉泪痕,缓缓站起身来,长长的礼服裙摆拖在地上,像是盛装出嫁的公主,可那微微颤抖的身躯,却在无声诉说着她的委屈和悲哀。
  看着艰难忍着泪水的爱女,看看身躯哆嗦的妻子,叶昌铭悲哀低下了脑袋,嘴角满是苦涩和无奈。
  他心里清楚,老太太和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都在等着他们反抗,而后,名正言顺的将他们赶出叶家,霸占叶家家业。
  酒店大堂内,灯火辉煌,觥筹交错,满场宾客想谈甚欢乐,但许多人却都在频频看向大门。
  吉时已到,女婿却迟迟没有露面。
  虽然,叶曼灵是庶出,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极品美人,他们都很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摘到这朵金花。
  他们很想知道,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到底何德何能,竟敢在这么重要的时刻姗姗来迟。
  “吉时到,新娘登场。”
  司仪热情洋溢的声音传遍全场,吸引了满场宾客,可叶曼灵却清晰看到,叶昌文和叶昌武嘴角的笑容。
  那是,不怀好意的笑。
  那是,幸灾乐祸的笑。
  他们,要发难了!
  “大伯,你们搞什么鬼?吉时已到,新郎去哪了?”
  长孙叶铭豪旋即率先发难,声音洪亮有力,传遍整个大厅。
  “大伯,大伯母,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么重要的时刻,竟然让所有人等着,你们是瞧不起奶奶,还是瞧不起满场贵宾?”
  次孙叶铭忠厉声呵斥,当众拉起了仇恨。
  “连最基本的时间观念都没有,什么人呀?”
  三孙叶铭宇随之发难,摆明是在落井下石。
  “还没进门就这么大的架子,奶奶,你一定让这个山野村夫长长规矩,要不然,进门之后,他还不得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
  次孙女叶曼韵更是当场怂恿老太太,让她给那个混蛋一个下马威,让长房一家颜面尽失。
  “叶家有多少规矩?说吧,陈某洗耳恭听。”
  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大门之前,一个年轻人迈步而入,远远看着林家众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