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开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夏至定定地钉住潘锐看了三秒,他竟然展出了笑脸:“再收留我一晚上吧,我实在找不到住处了。”
  他怎么笑得出来的?她扑进他怀里,好不容易干掉的泪又涌了出来,把他的衣襟打了个精湿。
  他抱着她,把她推进了屋内,反手合上门,然后就开始低头吻她。
  “别哭了……别哭了……是我不好,我错了……”
  他把她轻轻放在了床上,吻去她脸上的泪水,她抓住他的手,可能有点煞风景,可是她得说:“等一下……那个……好像用完了……”
  她记得上星期他走后,她扔垃圾时清掉了空盒子。
  “我知道……我刚刚去药店买了……”
  她猛拍了他一记,她刚刚在这差点哭断肠,原来他跑了去买这个?他什么脑回路?
  他……还是没考虑她心里的感受吗?她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有什么不对劲。似乎他们每次的争执,到了最后总是不了了之,他从不把矛盾放心上。她说不清这是好还是不好。
  她是喜欢他这样简单纯净的,遇上天大的事,他都可以呼呼大睡,好一副无忧无虑的心境。
  然而……真的可以无忧无虑吗……
  也许吧。至少潘锐在身边的这两天,夏至可以暂时放下心里纠成一团的愁绪。他作为男朋友,算是很合格的,能哄着她高兴,能给她制造一个又一个闪光的时刻。
  两人多了一个晚上的相处,潘锐说,下次不太忙的时候,他也能提前一点过楠洲。
  夏至缩在他怀里,她多希望以后每个周末都能像今天那样,多一点相处的时间,但是她还是是说:“不要为了过来见女朋友影响工作,该上班,你就上班去。我也不会为了你翘班的。”
  又一个周末过去,送走了潘锐,夏至周一继续上班。
  周一的早上循例是部门主管会议,这也是唯一一天梁家寅不敢迟到的。夏至终于没有跟潘锐说起她被梁家寅骚扰的事,他既然帮不了她,告诉他只是徒增烦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是夏至心里不能当作没这回事,尤其她与梁家寅同一个办公室,她只能处处留神,上班时间把办公室门打开,下班宁可把没干完的活拷走也不要独自留下。
  她怀着苦恼上班,当梁家寅开完会回来时,她立刻警惕地挺直了腰。
  她戴着耳机,其实耳机里没有在放歌,她装模作样地偷偷观察、提防着梁家寅,结果发现他脸色不大对。
  他脸上像浇注了一层铁,她从来没有看过他这样怒气冲冲憋了一肚子火的样子。
  梁家寅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程佑就来了,他手上拿着个纸箱:“老梁,这个你用得上。”
  梁家寅双目一瞪,像是要射出两柱火光在程佑身上灼两个洞似的:“不用!我没有东西收拾。”
  程佑说:“公司给你发的文具,笔、胶水、双面贴、文件夹这些,你用得上的都可以带走,不过如果拿文件夹的我要检查一下不能带走内部文件。”
  梁家寅“噌”一声站了起来,大步流星走了出去,经过门口时,程佑往外一闪让他那笨重的身体可以自如地出门。
  夏至找不着北了,这是怎么了?她摘下耳机,跳起来跟到门口问程佑:“老梁被……”
  她只说了三个字,程佑就举起手掌在脖子前抹了一下。
  夏至先是高兴,像老梁这种正经事干不了只会对女下属动手动脚的渣滓,早就该开除;
  然后又有点担忧,老梁在这个时候被开,会不会与她有关系?王博逸都知道这事了吗?她会不会受到影响?
  最后也有点同情老梁,她是不喜欢他,可是他都四十多岁了,又没什么本领,家里听说还有个读高中的儿子,这个时候失业,他还能找到工作么?
  她正想着,忽见老梁又从走廊尽头折了回来。她尴尬地看着他走进办公室,在桌上抓起他那只宝贝保温杯,重新走了出去。这次大概再也不会回来了。
  夏至慌张地看着程佑,程佑对她说:“你去找一下王总。”
  夏至点点头走向了王博逸的办公室。本来宣传部门就人丁单薄,现在连梁家寅都走了,就剩她一个人,她用膝盖都能想到王博逸找她干什么。
  她站在总经理办公室外,紧张地抹平了裙子上的皱褶才敲响了门。
  门很快就开了,邓瑶刚好从里面出来,她朝夏至神秘地笑了笑,下巴朝里一指,示意夏至赶紧进去。
  王博逸又坐在了沙发上泡茶,一如她来面试的那一天。
  “夏至啊,过来坐。”王博逸提着刚烧好的开水,待夏至坐定,说道:“你来公司多久了?”
  “四个多月了。”直到今天,夏至还是有点怵王博逸那自以为是的慑人气度。
  “四个多月……”王博逸把她的话放慢了重新念一遍,“还是新了点啊。”
  “嗯,是的。我很多事情不懂,需要王总多加提点。”
  “我?我提点不来你,术业有专攻,我最多是以局外人的眼光来给点意见。你要更独当一面。”
  “王总教导得是。王总,我来吧。”这次夏至站了起来,接过了王博逸正要拿的那只茶碗,先给他斟了一杯,再给自己也满上一杯。
  “夏至,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王博逸看着她放下茶碗坐了回去,他没有喝茶,“从这个星期开始,老梁就不在欧娅工作了。他这个人我相信你知道是什么品行,上星期的事情我也清楚。”
  这句话敲在夏至心里,像敲在一面鼓上。老梁不可能自己说这事,是程佑跟王博逸说的吗?那么,老梁被开,真的与她有关?
  王博逸看到她微微蹙起的眉头,笑了:“你啊,就是这一点不好。受了委屈怎么都不说呢?”
  她别过脸去,王博逸是要和她公开谈这件事吗?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得了得了,你不用说。”王博逸适时地举起手往下一压,“程佑都跟我说了,这几个月老梁安排你加了多次班,但是加班条填的都是他的名字,我已经安排程佑把该给你的加班费补回给你,以后就安心工作吧。”
  夏至猛一抬头,他们说的原来是梁家寅冒领加班费的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