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黑色的雾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裁判让她稍安勿躁,接着跟竞技场工作人员传音确认。
  又等了一会,典杰才捶着头从竞技场暗门里走出来。
  典杰长得并不像典型的西南人。
  他个子不高,肩背部鼓起,腰部粗壮,肌肉虬结。
  全身肤色黝黑,面部轮廓不深,但鼻子很大,鼻孔外翻,就西南这边的审美来说,并不好看。
  叶君仔细打量着上场的对手,发现他一直在左右摇晃他的头,看似酒醉未醒的样子。走路有点踉跄,整个人显得很烦躁。
  典杰显然没有高帆面对辛然那样的惊讶,叶君发现他甚至都没有正眼看她一眼,就是一个劲地自顾自摇晃他的头部,还用手抓挠耳朵。
  真是个怪人,要小心一点。
  叶君调动灵力,游走全身。
  不像辛然他们确定了主修的灵力方向,她一直是五行灵力齐头并进修炼的。
  大运神决就是这样五行齐备的心法,苏情也希望她能打好五行的基础,等以后实验他想研究的阵法。
  叶君当然没有异议,唯一的问题就是修炼速度严重变慢,她修炼时需要运转的大周天小周天太多了,每个细小的经络都要打开,这才是这么多年她才练气六层真正的原因。
  倒也没什么,只要苏情不着急,叶君当然更不着急。
  五行灵力并修的好处,就是通过丹田释放灵力的速度超快。
  别人是吸收灵力,打坐修炼,转化成单一属性灵力,然后在需要的时候,再通过丹田,用五行相生的办法,将单一属性灵力转化成其他属性灵力。
  她修炼大运神决日久,两年前已经在丹田中形成了五行相生之态,从此之后灵力就剩去了转化这一步骤。
  叶君本来施法就快,现在是更快了。
  裁判一声令下,开始!
  裁判发令的声音好像让对面的典杰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突然停下一直晃个不停的头,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向叶君看过来。
  那一眼,让叶君觉得毛骨悚然。
  她张口就想喊裁判停止这场比赛,典杰却已经冲刺过来。
  叶君站在竞技场靠近中央的位置,典杰却在边缘,相距起码四十米。然而典杰冲刺的速度和气势,让叶君第一时间就拔腿往反方向跑。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她在心里刚刚默数到三他就冲到了场地中央。
  好在三秒足够叶君做很多事情了。
  她直觉这场比试可能不是点到即止那么简单,不敢留手。
  于是场上观众就有幸见识了镇学四年级新晋首席那恐怖的法术施放速度。
  狂风在前,土盾在后,顶住典杰前行路线,试图打断他的前冲之势。
  就在典杰顶着狂风冲破土盾之后,等着他的又是两道手臂长,十字交叉,交错而来的锋利金刃。
  典杰面前现出一道灰色的厚厚灵盾,庚金术吞吐的灵芒跟灰盾相撞,坚持不到一秒,生生湮灭。
  然后他就陷入了叶君布好的木灵阵里。
  木主生发,简陋的木灵阵生生不断,终于困住了典杰。
  叶君踩着疾风术跑开十几米,惊魂不定地看着刚才发狂一般的典杰。这怎么可能是信息表上写的练气六层?
  一想到竞技场那乱七八糟瞎填的信息表,叶君胸闷不已。
  ???
  她好像看见典杰充满红血丝的眼睛里泛着一层诡异的黑雾?
  一眨眼,又变成那个疯狂的对手。
  叶君放开神念试探了一下,典杰才练气期,对叶君的神念果然毫无所觉。
  没什么异样啊?倒是他的修为,竟然已经练气八层。
  叶君探查典杰,没发觉自己识海中的苏情突然动了动。小人身上斑斓的光晕突然分出一丝,肉眼不可见地钻进了典杰的双眼。
  等叶君察觉到不对,典杰已经疯狂地大喊起来,原本在木灵阵里好像找不着头脑的样子,突然就开始蛮力破阵。
  这阵法本来就是以血做媒,在地上临时画的,根本架不住典杰的灵力爆发。
  对面冲破阵法只是一霎那的事情,叶君不能再后撤,她感应到苏情对典杰的接近产生了渴望。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而且典杰似乎找回了一点神智,开始动用法术。
  他是火系修士,几个大火球随手就甩了过来,随着他的接近,两道火鞭被控制在他手上,像两条灵活的绳索,左右夹击攻向叶君。
  感受着热浪来袭的滋味,叶君觉得自己可太难了......
  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强,等级高,控制力强,身体素质也好,强到没朋友......
  殊不知场下的工作人员也看呆了。
  典杰是很普通的均衡型修士,样样都会样样都不精通,赌斗的时候赔率不高,偶尔能爆个冷门的那种。
  他是吃住在竞技场的员工,前几天不见人影,今天突然出现在宿舍,一副没醒酒的样子,就被管理员安排上来跟叶君随便打打。
  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还有台上那个小女孩,几个贴地翻滚就躲过了典杰数次攻击,水灵盾总是恰到好处地出现在受攻击的点,一闪即逝。这种使用灵盾的方法虽然风险高了很多,但是节省灵力。
  考虑到她只有练气六层,眼下这种选择是最优的。
  火球、火鞭、火圈几套组合下来,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三米之内。
  典杰攥着两只通红的火拳冲了过来,叶君全身套上厚实的灵盾,硬着头皮顶了上去。
  两者相对,由于身高问题,典杰微微弯腰,两只拳头变掌,五指张开朝叶君抓过来。叶君仗着身材矮小,硬顶着典杰的手掌,后腿蹬劲,一个加速冲到典杰身侧,反手用力勾住他的裤腰,借力转到典杰身后。
  叶君碰到典杰身上的时候,苏情果然又有反应。
  之前钻进典杰身上的一丝光雾带着一条黑线从他身上,重新钻回叶君的眉心,缠裹在苏情身上。
  被叶君碰到腰侧和后背的典杰犹如被开水烫到,观众还以为是台上的小姑娘使出了什么秘密武器,一碰,典杰就飞蹦出去三尺远。
  结果背对着叶君的典杰,突然浑身抽搐颤抖起来,紧接着倒地,昏迷不醒。
  竞技场已经一片哗然,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小女孩那么厉害?怎么看着这个黑脸修士像是自己晕倒了?
  裁判已经吹哨暂停比赛,他上场查看典杰的状况。
  叶君默默后退到场地边缘,大口喘气。
  石东一和辛然早就等在竞技场边,见叶君过来,辛然激动地给她鼓掌。
  不愧是叶君,没给他丢脸!
  ?
  不知辛然奇怪的心理活动,叶君一边等裁判的结果,一边查看识海中的苏情。
  一看,吓了一跳。
  原本身上五彩的光晕变淡了,之前的黑色雾气也找不到,但看苏情的表情平淡,似乎对他是好的影响。
  叶君放下心来,安心地接过辛然递来的水壶,喝了一口。
  那边裁判招手让叶君过去,石东一负手迈步跟上。
  一场比赛没结束的时候,其实是不允许除裁判外的第三人上场的。
  但那是石东一,镇学的副校长,在场的工作人员都突然忙碌起来,以示自己没空过去制止。
  裁判倒是不在意,他找叶君只是想问问当时情况,得知她什么也没做只是碰到他之后,相信了她的说辞。
  他已经查看了典杰身上,腰侧和后背并没有伤口。
  裁判挥了挥黑色令旗,虽然是典杰自己突然晕过去,但赢得依然算是叶君。
  场下观众都鼓起掌来,叶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
  她心里觉得,这典杰十有八.九真的是被她弄晕的。好在她问了裁判,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出了这档子事,石东一没再让他们继续在竞技场逗留。
  可能想安慰一下叶君,带着他们逛街去了。
  辛然见过世面,对镇南大街的东西并没有多心动。他在叶君左右绕来绕去,询问她怎么法术这么厉害。
  叶君哪会告诉他,再说了,她忙着买吃的。
  而且今天受赛金娘启发,她觉得自己可以买一把长兵器,给灵引术作个掩护。
  站到曲阳镇最大的武器店门口,叶君咽了口唾沫,这地儿她来过一次,逛不起。但是石老师执意要进来,她就跟着进了。
  玻璃柜台下一把把明亮闪耀的刀剑,两侧摆的则是不太常见的兵器。墙上挂的则是长兵器,但大都是长枪长棍。
  石东一问他们有没有看得上的兵器。
  叶君和辛然都摇头,可不敢让石老师花钱。
  但是石东一看他们不开口,竟然主动从刀剑开始看,而且是最贵的,一副准备就买了的架势。
  叶君终于忍不住拉住了石老师的袖子,“老师,我不想用剑。”
  石东一看她,“自己挑,不然就买剑,剑最常用,买了不亏。”
  ......
  这么随便的吗?
  叶君:“老师,我想要个长武器,嗯,就像赛金娘用的那种,可以打很远很远的敌人。”
  辛然:“哇,你要那么软飘飘的长袖子当武器啊?太娘了吧?”
  ......
  叶君不想理这个插嘴的白痴。
  石东一:“你想练小灵引术?”
  叶君点头,差不离吧。
  想了想,石东一找来曲阳武器店的负责人直接问,“有没有什么很长的武器,最好够轻,好控制。”
  负责人老徐听了,倒没太奇怪,每天都有些要求古怪的客人,这都正常。
  他仔细想过,“最适合您说的这种情况,就是我们这里的两个武器。”
  他上了二楼,接着端下来两个精致的盒子。
  依次打开。
  “这是十年灵蚕丝制成的朱绫,水火不侵,操控简便,很适合女孩使用;这是铁背毒蛛丝,千根细丝绞缠而成,韧劲十足,刀劈不断。”
  “您看看。”老徐挂上和善的笑容,在一边耐心等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