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富贵和菊花老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有了苏苔的指引,叶君没绕弯子,找到凹坑的速度很快。
  不过等她到的时候,凹坑已经被轰成一个巨坑了。
  显然有人已经对这个坑全方位搜寻过一遍,然后才离去的。
  显然这个人不会是别人,只能是变脸师叔何佳慧。
  叶君看到苏苔的“家”被毁了,还担心它会伤心。谁知道它一点反应没有,自己摊开,从背包里慢慢爬下巨坑。
  然后叶君就看到很神奇的一幕。
  苏苔竟然从平摊的毯状,慢慢拉长,变成了一道细细的绿线......
  这好像毛线衣开了线一般的情形,看得叶君目瞪口呆。
  “小苔,你好厉害啊!”
  苏苔像蛇一样翘起“头”,得意地摆了摆,然后钻进了坑里一道很不起眼的石缝里。
  看着留在坑里的苏苔毛线慢慢变短,苏情终于想起来问一个重要的问题。
  “苏苔,你要到哪儿去?”
  苏苔模糊的神念传来,它想要去自己来的地方,那里有很浓的灵气。
  “苏苔,你从哪儿来?”
  苏苔不断拉长的身体顿了顿,思索了一下,“尾巴”指了指东南边。
  叶君:“好像是个很远的地方啊......去过这么远的地方,小苔真是了不起。”
  苏情无语。
  “你不想想它这速度,等它爬到那边,你都开学了。”
  叶君双掌一合,对哦!
  “小苔,你快出来,我后天就要走了,你现在回家,就没办法跟我一起上学啦。”
  苏苔不情愿,它一路爬到四环山,对这里稀薄的灵气很不适应。呆了几天,已经想要回去了。结果刚巧遇到叶君,它敏锐的察觉到这个灵物身上有自然母亲的气息,阴差阳错地就认了主。
  走还是要走的,苏苔尾部缠上叶君的腰,要拉她一起走。
  叶君怎么可能跟它走呢,不说她还要上学,就是那洞她也钻不进去呀。
  苏情:“要让它走吗?”
  叶君舍不得小苔,“小苔......我不能跟你一起走,你留下来好不好?”
  =。=
  苏苔混沌的脑子解决不了这么复杂的问题,它既舍不得苏情和叶君,又舍不得灵气,进退两难。
  红衣服小孩站在坑边,看着细细长长的苏苔,唉声叹气。
  苏情抱臂看了会戏,然后,“至于吗?你扔块灵石给它,它保证就回心转意了。”
  ......
  看着抱紧灵石重新团成球状的苏苔,叶君愉快地将它塞进包里。
  小人飞快地从半山腰冲下,晚风鼓荡起她的红袍子,像一朵愉快的红云。
  从此,咱也是有灵宠的人啦!
  ......真·灵宠·苏情,默不作声......
  月假短短两天,很快就过去了。
  到了镇上,叶君先下了车,她抱着新摘的草药去找信利医馆的刘馆长。
  刘通正要送儿子刘杰上学,看到叶君过来很高兴。
  “儿子啊,这就是爹跟你说的小天才叶小宝......来认识一下。”
  叶君:“刘叔叔,我现在叫叶君啦。”
  刘杰:“爹,她叫叶君吧?”
  ?
  刘通问:“你们已经认识了?”
  俩孩子一起摇头,刘杰说:“不是,她是一年级首席,好多人都认识她的。”
  刘通哟了一声,没想到三个月没见,这叶小宝,哦不,叶君都成为镇学首席了,有出息啊!
  刘通说儿子:“那更得跟人家好好学学,人家比你小两岁,就会好多法术了,以后再叫你修炼,不许偷懒耍滑头!”
  刘杰小小年纪,见不得他爹在同学面前教训他,一赌气就跑了。
  刘通在后面哎哎唤他,他头也不回…看儿子跑走的是镇学方向,刘通摇摇头,随他去了。
  刘通:“以后在学校有什么事情,不用客气,直接找你刘杰哥哥,我早都跟他提过你了。”
  “哎对了,好久没见你,今儿怎么想起来叔叔家啦?”
  叶君乖巧回答:“我来卖草药的。”
  刘通哈哈一笑,“行啊,咱们叶小首席来卖草药,有多少收多少,快进来吧!”
  尽管这么说,刘通还是没想到叶君能摘到这么多,通香草、阳麻、土瓜根、蚯蚓草.....都是常见的药草,但是量大,还是野生的,点完数,照市价拿给她八十四灵币。
  告别刘叔叔,叶君拎着包袱走回了大路…
  顺着大路一直往北走,尽头就是镇学,下午才正式上课,叶君不紧不慢的在镇上溜达。
  镇上的行人明显变多了,特别是很多劲装打扮的,背着包袱,腰间配剑或刀,还有三米长棍的,一脸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本地人。
  叶君一边好奇的打量,一边绕着他们走。
  快到镇学前,她敏锐地闻到巷子里一股香甜的糕点气息。
  摸摸口袋,咱今儿也算是挣了钱,吃顿好的犒劳一下自己。
  找好理由的叶君,顺着气味摸到了一家巷子深处的小店。
  店门口就一个大笸箩,上面堆了冒尖的小蛋糕,黄灿灿的,散发着一股清甜香。
  门口围了好些老头老太在等,叶君赶忙排到后头。
  其中两个老头正聊的热闹。
  站在左边的老头看着富贵,摇摇手指,“不不,我亲眼从茶寮见到的,错不了......”
  “那衣服上的青云纹路,还有那气度,就是青云门的弟子。我家跟青云门有些渊源的,我祖上在京安,姑妈嫁到了青云门的宗田之家,再有我家小儿媳妇的大哥就是青云门的弟子。现在他们一家可好,归了青云门下,分了宗田,享了老福了。”
  右边老头一张风干橘子皮脸,笑成一朵菊花,附和道:“是,是。”
  又说:“那我还问你一句傻话,这青云门远在京安,来咱们锦州府做什么?看着可都是修为不低的,咱们州府也不管管?”
  富贵老头笑了一下,得意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整天窝在家门口晒太阳,我让你多出门转转,你看看......年纪大,心也活得死了,没劲。你得学我,哎,没事儿就四处溜达,与时俱进。”
  菊花老头儿举起右手,“得了,我是问问他们来干啥,你还来劲了你。”
  富贵老头:“来干啥?我告诉你,不是来咱们锦州府的,那是要去新南府,找新南府主要说法,讨公道的!”
  菊花老头:“啥新南府主?新南府什么地方?”
  富贵老头咂咂嘴,“我说老李,你不是吧?新南府都还不知道?你装傻糊弄我呢?”
  菊花老李:“哎?我念你听哪,咱们西南有京安、关宁、锦州、怀岳、武永、新河六府对吧?啥时候有什么新南府?我看是你在逗我吧?”
  听完老李的话,人群一阵哄笑。
  叶君在队尾听到新南府,回想起来丹心谷和那些黑衣杀手都提过这个地方,听得正认真。看大家都在笑,不解的看过去。
  其中一个老太太笑话老李,“新南府我都知道,就是原来江海山、门治山、南樟山那一块嘛,现在合起来叫新南府啦。”
  老李的老伴年前逝世,他一个人在家带小孙子,已经有大半年没出门了,听到这惊了一跳。
  “不是吧?就……三山以前那个土匪窝?”
  富贵老头颔首,“对喽!以前咱们西南诸府谁也不想管,那边搞得乌烟瘴气的。年初定元皇氏下了命令,直接调了岳峨山驻军过去,好家伙,三四个月功夫收拾得干干净净!现在搁那儿立了个新府城,就是咱们西南第七府–新南府,明白了吧?”
  老李却是越听越糊涂,“你这么说就更不对了,照你说,新南府初建,府主新上任,就这,别人家不上门去道贺,去讨什么公道?”
  富贵老头看看还有俩人才轮到自己,继续跟他唠,“你知道什么呀,这新南府主咱们各地方讨论了俩月也定不下来由谁上,结果最后皇氏直接点了这个新府主的名,据说这个新府主以前是京安人士,这回随大军平叛三山,可了不得。”
  老李:“然后呢?”
  富贵喘口气,继续道:“这新南府主一个多月前上任仪式,各大门派和府主都派人去贺,结果呢,就在府城门口,出现了命案!”
  老李:“啊?晦气啊!”
  富贵老头:“岂止是晦气,还有传言这事儿就是新南府主一手策划的呢!”
  老李:“什么?那他图啥啊?”
  富贵:“谁知道呢。据说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个丹心谷的女弟子拼死逃出来,说新南府主不满自己的嫡亲大哥,迁怒到她和丹心谷弟子,杀了好多人。后来这个女弟子被一箭封喉,当即众多门派都表示要严查此事,这段时间西南都传遍了。”
  老李:“那查出什么没?”
  富贵:“查什么呀,那府主坚决不认呗,丹心谷谷主放话说了,如有查实,拼死也要找新南府主要一个公道!丹心谷那什么地方啊,谷主青阳真人可是炼丹大师,跟多少门派老祖都交情匪浅,这不,人家刚说出口,各大门派都派人来声援了呗。”
  老李:“这可不像,那些人......可不太像门派弟子吧?”
  他是说那些人气势汹汹,更像是来者不善。
  富贵:“嗨呀,那些啊......”
  他示意老李附耳过来,“那都是听说新南府主为人残暴,平叛三山杀人如麻,过来声讨他的。三山那些匪头也有些亲戚不是?”
  俩人正咬耳朵,听到旁边啪的一声,齐齐唬了一跳。
  原来是蛋糕店老板在旁边拍桌子。
  “有事回家再唠,到你俩了,还聊呢......你看看,后面那个才胳膊腿长的小姑娘直盯盯瞧着呢,多大年纪也好意思耽误人家吃糖。”
  都是熟人,店主说话不客气,俩老头也没往心里去。
  “来来来,小姑娘,你先买,趁热才好吃。”
  叶君正跟苏情沉浸在丹心谷和新南府的恩怨之中,被推推搡搡的就到了跟前。
  买了两斤小蛋糕,拎着悠悠的往学校走。
  身后的热闹还在继续,叶君的惊讶也一点没消。
  “情情,这是怎么回事呀?丹心谷那些人,不是死在四环山上了吗?”
  苏情,“对,咱们亲眼看见的。还有个活的何师叔,还在镇学教书呢。”
  “那怎么,都说是新南府主杀的人?”
  苏情理了理头绪:“那些刺客,哼,一看就是栽赃嫁祸呗,真是个倒霉府主。倒是何师叔呆在镇学做什么?她不应该回她那个丹心谷么?”
  叶君当然更不懂了......
  她才四岁,当然是好好学习,还能干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