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福慧真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家之后,叶爱依然不能平静,叽叽喳喳的跟早等在堂屋的叶大春报信。
  “我在师傅家里呆了整整一个月”,她竖起一根粉白的食指,“闷死啦,爹爹~”
  叶大春轻敲她的头,“不晓得好歹,师傅那是看重你。”
  “哼”,叶爱娇俏的将头偏到一边。
  周全喜心中藏着事,将叶爱拘到身边细细问她的衣食起居。
  叶爱就张着细白的手指数,“师娘给我买新衣服,买好吃的,还有头花,我要是想娘了,师娘夜里还陪着我呢......”
  “看,我的衣服,好看吗?”
  周全喜自然满口说好,复又追问她王柏对她怎么样。
  叶爱:“师傅就知道叫我修炼修炼修炼,我在那个练功房里,整天打坐!都快烦死了!”
  说到这个,叶爱简直是满心怨言,她以前虽然身体不好,但是跟着娘东走西窜的,其实并不闷。这回跟着王柏可吃了大苦,一旦发脾气,师傅就会训她,还给她吃好多苦药。
  要不是师娘实在是太好了,叶爱简直想学叶君,自己走回家了。
  周全喜一探她的手脉,“你练气三层了?”
  叶爱骄傲的点头,“是呀。娘,我厉害吧?嘿嘿,师娘总是夸我是个天才!”
  周全喜噗嗤一声笑了,“不害臊,看来我儿这个月实在是辛苦啦,今天想吃什么?跟娘说,娘给你做。”
  叶爱跟娘腻歪完了,又去挠他爹。
  周全喜不再说话,她这下是彻底放心了。
  之前在校长家,王柏突然提起了小宝那孩子,言语之间尽是试探,或许是她想多了。
  小宝和小贝之间的偷龙转凤,周全喜本就心虚,冷不丁听到王柏提起另一个女儿,似乎想将小宝也收到门下,周全喜当即慌了手脚。
  结果那时小贝突然旧疾复发,他们就此中断了谈话。
  周全喜盼着王柏对小贝的病能够尽心尽力,于是在王柏又一次提起的时候,就有意无意透露出石东一想将小宝收为弟子的意思。后来王柏再也没有提起,她也回了乡下,却一直提心吊胆。
  现在听了闺女的话,周全喜放心多了。她刚刚给她把过脉,闺女的气息强了不少,还好她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
  周全喜抚了抚胸口,安心的起身去下厨了。
  西耳房里,叶君惬意的躺倒在床上,用力嗅了嗅自己一个月没见的小枕头,可想死她了。
  镇学的生活很舒适,石老师看着严肃,实际上很细心。
  自从叶君开始习练手脚功夫,石老师还给她准备了药浴。每次泡完睡觉,第二天醒来都精神奕奕。早上起来就有好东西吃,周末放半天假期,还可以跟着老师学做好吃的菜。
  叶君过的简直乐不思蜀。
  唯一的遗憾,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小枕头了。
  苏情:“你不去看你的药草了?”
  叶君蹦起来,三两步就蹿出门。
  然而她注定要失望了。
  后院光秃秃的,她放药草的地方如今摆着一方水缸,一点草药痕迹都没了。
  要说叶君上学之后,感触最深的是什么,莫过于穷。
  吃饭要钱,练功要钱,泡药浴也要钱。虽然石老师从没有开过口,但是叶君心里是不愿意占石爷爷便宜的。她从小到大没遇过这样的长辈,是真心实意将石老师当成爷爷对待的。
  苏情:“没了再去采,垂头丧气的做什么?这回咱们往山里面走走,我神识范围又大了一些,帮你放哨。”
  叶君的情绪轻易就被苏情哄了回来。
  第二天天没亮。
  叶君早早起来上了四环山。晨练顺便采草药,炼体赚钱两不误。
  一个月练下来,叶君的体力有了长足的进步,从山下跑到山上,只是微微气喘。
  远远避开了南山的方向,叶君挑东头的山峰往里走。
  结果,没走多远,苏情就提醒她有人。
  而且不是外人,就是何师叔,现名柯慧的艳光四射女老师。
  以叶君的速度,现在跑已经迟了,而且看何师叔的样子,分明是在找人,搜寻的很仔细。叶君要是躲起来被发现了,反而显得行为怪异。
  于是叶君就地开始找药草,表现得一无所知又全神贯注。
  等何师叔现身的时候,叶君满脸的惊讶就完全发自肺腑了。
  原因无他,这个何师叔,她又变脸了!
  叶君看着面前胡髭浓黑,面色白净的中年男人,久久回不过神。
  何师叔,你不仅变脸,连性别都不要了么?
  何佳慧可不知道叶君有个能看穿伪装的地灵随身,还当这孩子是被自己吓到了。
  她今天来四环山,为了印证心中所想。
  最近往来新南的人越来越多,锦州是必经之路之一,她的伪装算不上多好。这回过来只想报答当初的救命之恩,之后,就要安心窝在曲阳镇学,等候谷中的安排了。
  看到叶君的时候,何师叔心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她在课堂上听到这孩子的声音的时候,就觉得是她,不放心还是打算来四环山看看,果真看到了她。
  这就是那个,在她绝望等死的时候,给了她生机的孩子。
  而且,也不知道她明不明白水灵晶价值几何,就随手扔给她续了命。何佳慧仔细调查过她的家庭情况,这孩子过的很清苦,但是很坚强。
  不知自己掉了马甲的何佳慧清了清喉咙,“小姑娘,你在这里做什么?”
  喔~真的听到了男中音!
  叶君傻愣愣的回答她/他,“我,窝在采草药啊。”
  “中年男子”:“采草药做什么?”
  叶君:“卖钱。”
  “中年男子”:“你很缺钱?”
  叶君点头。
  果然缺钱......
  “中年男子”:“你认识多少草药?”
  叶君心里还记着这人是自己的老师,老师提问了,她老老实实的开始背书。
  “中年男子”何佳慧听了一会,打断了她,“这是刊印的《草本奇木》入门,看来你背的很熟,别的书有没有看过?”
  叶君摇头。
  何佳慧沉吟了一会,背过身,看着远方道:“我乃蓬莱岛福慧真人,性喜布施,若你今天上午能采到通香、降香、云皮与合.欢花苞给我,我就送你一场机缘。”
  叶君看着她故作高深的背影,配合着她继续演出。
  “好的。”
  没想到这么顺利,何佳慧心下满意。
  她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小卷灵钱,和五瓶丹药,“此外,还有这拢共一百块灵石,一瓶培元丹,一瓶凝血丹,三瓶聚灵丹,即便你找不到药材,这些也给你。”
  说白了,何佳慧此行就是来报恩的。只是令她尴尬的是,这段时间为了疗伤,早已囊中羞涩,拼拼凑凑才拿出一百灵石,身上的灵器又都是谷中制式,不方便倒卖。
  叶君虽然看不懂何佳慧的古怪行为,但是苏情看懂了。
  苏情:“十有八.九认出你了,什么福慧真人,她来报答你救命之恩的。啧啧,是个知恩图报的好人嘛,看来是她脸上的伪装迷惑了我,不然,我看她一眼,就知道好心坏心。”
  叶君对苏情是永远的信服,本来还有点防备之心,这会儿全变成了喜悦。
  好人,可以亲近。
  叶君亲近人的证明就是,她开始反问:“何...呵呵,那个袋子里怎么能装这么多东西?”
  她说的是何佳慧的储物袋,不过巴掌大一个荷包样的布包,里面竟然能掏出那么多东西。她左看右看都没看明白,正好苏情说她好,那就干脆问问吧。
  何佳慧不意外她会问起,想当年她从师尊手中拿到储物袋的时候兴奋地实验了好久,差点神念耗尽晕了过去。
  “这是储物袋,能藏须弥于芥子,是法宝级的物品。”
  顿了顿,她有些不好意思道:“此乃师门所赐之物,上有师门印记,所以不能给你。”而且她还需隐瞒身份,这个储物袋是不可或缺的东西。
  叶君只是好奇,闻言连忙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想要。
  何佳慧也就不多说,催她赶紧去找药材。
  叶君只好摸摸后脑勺,一脸古怪的走了。她本来就是要到山上找药材的,只是这下多了个任务罢了。
  “情情,那些东西,我可以收下吗?”
  叶君从没见过那么多灵石和丹药,救了何师叔没费她多少功夫,叫她收人这么多东西,她还有点不好意思。
  至于水灵晶嘛......一想到这个小东西,叶君还真有点想念它拿在手里灵气洋溢的滋味。
  “我还想要一个水灵晶......”
  苏情懒洋洋的在识海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水灵晶不好找,长得那么小的水灵晶我更是没见过。这个东西要长都是成片的长,说来还真是奇怪,怎么会长在那种地方......”
  “她要给你你就收下呗,算是她的买命钱。而且你正好缺钱,明年的学费,还有石老师的住宿费,石老师给你花了不少钱吧?连去个竞技场都要收费呢!人类还真是会抢钱。”
  两个一边聊天一边往山里走。
  俗话说山的那边还是山,直翻了两座山,叶君才见到合.欢树的影子。
  重晴界的合.欢是一种抱叶树,每片叶子都从中裂开,扭曲相抱。至于为什么叫合.欢这个名字,嗯,叶君表示不懂。
  “何师叔真奇怪,合.欢花苞要来有什么用呢?书上说合欢有药用价值的是果实呀。”
  一边吐槽,一边手脚麻利的上树。
  叶君翘着小手指,小心翼翼地从层层叠叠的合.欢叶子中穿过,从褐色的树皮上揭起一块浅粉色的薄翼状事物。
  这就是合.欢的花苞了。
  花苞长在合.欢树的树皮上,西南诸府的夏天极热,它就匍匐在树皮上蛰伏一个月,等到天气凉爽再开花。开花也不动人,浅淡的粉色全藏在合.欢的叶子下面,搭眼一瞧,还以为树皮上长了粉色苔藓。
  从树上下来之后,叶君已经是一身的黑灰,白净可爱的小姑娘浑似煤堆里滚过一圈。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合.欢树合抱的叶子中含有黑灰色的干粉,气味熏人。合.欢树叶又特别敏.感,一碰就会炸开,然后黑灰就会四处挥洒。
  这也是人们看到合.欢就会绕道走的原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