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镇学门口锣响三声,各家等待中的送考老师纷纷涌到门口。
  大门打开,依然是五队有序的出来。
  叶一蓉接到六个孩子,先不问成绩如何,带着他们去北坡周边的小摊子上买了午饭。边吃边听的叶一蓉被几个孩子七嘴八舌描述的考试情况搞得有些迷惑,她看了看一脸稚嫩的叶君,有点想象不能。
  叶一蓉是知道村里的那些流言蜚语的,但她身为老师,对这个没打过交道的孩子不想犯口舌之忌。
  一个四岁的小孩子,让她破格上镇学难道是什么好事吗?学习进度跟不上,还不如在村学打好基础呢。她每次听到走后门什么这些妒忌酸词,总是心中腹诽。
  没想到这个孩子是真的天赋这么好,完全没有一点消息。
  老叶家瞒得也太好了吧?叶一蓉惊叹。
  叶君吃着酸甜口的凉粉,满心的紧张都化作了口舌上的满足。
  “这也太、好、吃了吧!”
  苏情看着她满嘴水光的吃相,脸色难看的嘲讽:“瞧你那馋相,我吃过的好吃的多了去了,你等我修出身体,随便露一手够你吃一年的。”
  他现在就剩个灵体栖身识海,吃这么好吃给他看,这不是找骂吗?
  叶君知道他心里的痛,不管他语气尖锐,反而憧憬的说:“一言为定,你一定要早点修出身体哦。”
  苏情无奈......他也想快点,但是井叶村那么个山沟沟,什么时候能凑齐修炼出身体的材料啊?
  还是得让叶君赶紧从这个破地方走出去才行。
  筑基!筑基!必须要尽快筑基!
  还在练气四层挣扎的叶君小宝贝,完全没想到苏情受了刺激想给她来个魔鬼训练,她沉浸在美食的诱.惑里,吃得心无旁骛。
  ......
  回村之后,先回了村学。
  村学就是个简单的道场,此刻等在门口的十几个都是学生家长。叶一蓉见怪不怪,哪个孩子不招人疼,她一点不耽搁的将孩子从马车里招出来。
  家长们就蜂拥而上围住老师和自家孩子,七嘴八舌问起来考试情况,考的怎么样,有没有把握什么的。
  叶君还在车辕上就开始找,却没看见自家爹娘。
  叶一蓉转头看到她还在车上不下来,伸手将她一抱。三太爷家的石婶子看到了叶君,就笑着跟她打招呼,告诉她她娘带着小贝去了镇上医馆。听说本来要直接在镇上找她的,看来是瞧病耽搁了。
  叶君也不觉得意外,脚刚刚沾地就一溜烟跑回家了。叶一蓉在人群里根本抓不住这个手脚滑溜的机灵鬼,只好按下心来继续跟家长们周旋。
  傍晚,娘还是没回来。叶君坐在门槛上晃着双.腿等,她爹在厨房里随便收拾了两个菜,两个人蹲在前院里就吃了。
  叶大春本来就是话不多的人,在田里忙了一天也不想开口,就随意问了一声考过了?叶君喝着汤,摇摇头说不知道。
  看着坐在门槛上孩子气十足的六闺女,叶大春也想不出还要问什么。两个人就这么闷头吃了一顿饭。
  天彻底黑下来,她娘才带着叶爱从镇上回来。
  虽然只是咳嗽了两天,但是叶爱是有前科的,谁也不清楚她的咳嗽会发展成什么后果。
  好在不知道是不是开始修行体质增强了,这回检查了一遍竟然没什么问题,就开了一副温补的药,周全喜就抱着她回来了。
  叶大春在里屋早收拾好准备歇下了,问她怎么回来这么晚。
  周全喜就说今天来医馆里的人实在太多,排了好长队才轮到他们,大部分还都是带着孩子的。
  叶大春说最近孩子发病这么多,要她不要带着小贝去医馆,免得本来没病还染上了。
  周全喜默认下来,洗完澡后带着一身湿气进了被窝。
  叶爱在路上早就睡过一会,这会精神头正足。被她娘一身湿气冰了一下,呵呵笑起来。周全喜就跟她闹了一会,娘俩在被窝里把热气都快抖完了,叶大春才拍拍床头要他们消停一点。
  叶爱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精灵般的转了转,想起来问她爹:“爹爹,小宝考的怎么样?”
  叶大春哪知道。
  叶爱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爹根本不知道,鼓了鼓巴掌小脸,娇俏的训他:“爹爹,你怎么这么不关心小宝成绩?要是她考上了,我们就可以一起上学了,多好呀。”
  小姑娘天真可爱,周全喜在一边看着她,在一旁笑不可支,“我家小贝这么懂事呀?你爹笨嘴拙舌的,我儿就是随我,是不是?”
  叶大春不愿意她当孩子面说自己短处,瞪婆娘一眼。
  叶爱则闹着不许爹娘再叫自己小名,屋里热闹了好一会才歇。
  而叶君今天累到了,泡着澡就感觉瞌睡上头,沾床就睡了。
  入学考试成绩是第三天下来的,除了成绩,还有分班通知。叶文有一大早从通讯台接收了这则讯息,就挨家挨户跑了一趟。
  今年井叶村有六个孩子考试,五个都通过了,这样高的通过率让叶文有高兴不已,这可都是他的政绩。
  叶君这里是他跑的第三家,许多得到消息的村民,闲着没事跟着听了一路。
  叶文有展开手里的录取通知书,念道:“学子叶君,文化课修行课分数全优,定为初期甲一班学子,于九月一日到曲阳镇学报到。
  周全喜今天在家,听到门口闹哄哄的时候心里就咯噔了一声。
  等听到叶文有的话之后,面上的平静差点就维持不住。
  叶君是练气三层不假,但是四岁的孩子想要进镇学,又不是只有修为达标就行了,还需要进行法术测试和文化测试。
  这,平时从来没人教过她,她怎么会考上的,还得这么高的评价?
  周全喜虽然很高兴自己三个孩子修行天赋都很高,但是她自己也清楚,单靠叶家是提供不了她们所需要的修行资源的,必然会有竞争和牺牲。
  这些日子,她手把手教导叶爱,不惜用灵石引导她进阶,短短三个月,叶爱已经从凡身晋升到练气二层。
  对这个小女儿的天赋,周全喜每时每刻都觉得震惊。要知道叶良四岁还没修行入门,叶君虽然练气三层,但是这个孩子修行了很久才到现在这个程度。
  相比之下,叶爱的进度以及悟性,都让周全喜惊喜若狂。她相信,叶爱的天赋才是叶家真正的倚靠。
  为此,必要的时候,连业已成才的叶良也得为这个最小的妹妹让步。
  听着周围人的惊叹和恭维,周全喜心下焦躁。
  最近家里因为小宝上学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小四去了镇上打工一去不回,老二也没想到是个内里藏奸的,他媳妇不过撺掇两句竟然就分了家,周全喜为此早就闷了一肚子委屈和怒火。
  她强撑着没露出异样,但脸上也不见欣喜,接过通知书转身就想走,被叶文有叫住了。
  叶文有盯着这个小姨子,多嘴说了句:“周全喜,叶君考上镇学,就有权利去念书,你们家可要记得按时送她上学。”
  周全喜怒了:“村长什么意思?我自家的孩子我会害她不成。”
  叶文有不欲跟她多做口舌,知道她明白自己意思就行。
  “这是村里对小宝考上奖励的五块灵石,另有五块是我和她姨娘添的喜钱,报到那天给她带上。另外五块是给小贝的,他们俩姐妹去镇学留点灵石防身也好。”
  看到叶文有手上十五块雪亮崭新的灵石,周全喜脸色才稍微好些,蹲身行礼给村长道谢。
  叶文有事情说完,也不流连,赶着去下一家道喜去了。
  叶君今天不在家,她又跑上四环山找药草。
  虽说四环山不高,纵深也小,但是普通药草一点不少,她这几天一有时间就泡在山里找药材。
  叶君本来为了家里借钱的事情发愁,现在则是为自己的学费发愁。
  姨娘说了,初期班每学期要缴纳十块灵石,大哥和四姐给了自己六块灵石,四环山上得了两块。
  还差两块灵石,她就能攒足自己的入学费用了。
  叶君隐约知道现在的状况,这次入学只有自己算是家里的负担,她又很想去上学。苏情说,最好自己就能拿出来入学的费用,那样的话,只要考上了,家里就不会拦着她上学。
  叶君摘一棵草,心里就念一句灵币,一会儿就发现了好几种常见药草。只可惜四环山上有的都是些年份短的低阶药草,估计不怎么值钱。
  一上午的时间匆匆而过,叶君抱着装满了药草的包袱往家里跑。
  路上遇到的叔叔伯伯看见是她,都笑眯眯的,张婶子看到她还喊了一声:“哎哟小宝,你考上镇学啦!恭喜恭喜呀。”
  叶君笑眯了眼,向四周团团拱手,背着小手,昂首挺胸的走了。
  周围人顿时哄笑起来,叶家小六平时不声不响,没想到是个小人精。
  回到家,家里倒是平静。叶君将药草略微清洗,放在后院阴凉的地方。看着这段时间积攒的一小堆药材,有通香草、阳麻、土瓜根、蚯蚓草等等,叶君摸摸小下巴,满足。
  叶君沉得住气,叶爱显得比她更激动。自从她修炼有成,身体好转,性情也开朗起来。
  吃饭的时候,叶爱就向叶君宣布了这个好消息。
  “咱们可以一起去上学啦!”
  叶君也回了妹妹一个大大的微笑,“我知道了,回来的路上好多人跟我说过了,嘿嘿。”
  姐妹俩相视而笑。
  气氛却并没有那么愉快。
  周全喜用力按住碗沿,看了一眼叶大春。意料之中,这个男人又垂下头不跟她对视。
  她深吸一口气,从兜里拿了五块灵石出来。
  “小宝,你姨父给你添了五块灵石的喜钱,自己拿着吧。”
  叶君惊讶的看着娘,连连摆手说不要。
  “娘,您帮我收着呀。”
  又想了想,嘿嘿笑道:“娘,这五块灵石就当做我这学期的学费吧,我不要啦。”
  周全喜只顾着挑菜,不看她,“给你的你就收着,别的再说吧。”
  叶君虽然很惊讶,但还是开心收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