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突然受到了全家人的关注,小宝很不适应。
  秉着好吃就要赶紧吃掉的原则,小宝这几天已经把小白蘑菇吃完了。灵力虽然涨了,但好吃的没有了,小宝就在家坐不住。
  “想出去玩,出去玩,出去玩......”
  苏情被小宝哼的脑仁疼,他能怎么办呢?呵呵,他到现在连一对眼珠子都没本事炼化出来呢。
  “家里人都走了,你趁现在出去。”
  “娘发现了会揍人!”
  “不让她发现不就好了。”
  ......
  于是在苏·监护人·情的怂恿和教导之下,小宝扎了个纸傀儡,套上自己的小袍子,然后大胆地开溜了。
  避开熟识的村里人,小宝一直跑进四环山里才安下心来。
  深吸口气,舒坦!
  今天来四环山也是有任务的。
  小宝没有放弃自己的赚钱大计,打算在山里找找《草本奇木》上的药草。
  苏情在识海里翻看着小宝的玉简,仿佛漫不经心的随口问道,“你想去镇学吗?”
  小宝没说话,背着手往山上走。这边是四环山南麓,从这个方向可以一直走进深山,她想找一种叫阳麻的植物。
  一时空气安静,只有不知名的灰白鸟儿啁啾一声从她头顶飞了过去。
  小宝认真想了一会,才回答苏情,“我也不知道......”
  叶良接到大哥通知之后回家了一趟,小宝就缠着他问了许多关于镇学的问题。叶良得知小宝的天赋之后,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倒是没有什么不耐烦的情绪,老老实实告诉小宝许多镇学的情况。
  之后小宝就没有再露出对镇学的关心。
  直到今天。
  “情情,我不是很想去上学。”
  “为什么呢?”苏情好像并不是很惊讶,语气无波澜,寻常聊天的口气。
  “上学很费钱啊,而且除了爹爹,他们都不想我去上学。”想了想,她又说:“反正上学好像也没什么意思。你也可以教我不是吗?”
  苏情沉默着没说话。
  上学当然好,上学可以交朋友,学系统的知识,老师多资源也很多。而他就一个人,还怕暴露自己,教给小宝的法术也不敢过分出格。
  无法长久。
  但事实是,小宝并没有说错,除了她那个万事不操心的爹,对于她上学的事情,家里其他人都有些别的心思。哪怕是她娘。
  尤其是她娘。
  但是苏情还不想和小宝说这些。地灵天生天长,无父无母。小世界若能算他的母亲,教会他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自由。而且代价之大,难以形容。
  苏情对待小宝,愿意听她的想法,以她的意志为先。当然本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是主从契约。
  叶小宝是个聪明又敏.感的孩子,性格却疏朗开阔。没一会她就丢开这个有点烦恼的问题,继续开开心心地往前寻找阳麻的身影。
  ......
  一杯茶凉了又续,续了又凉。
  叶文有在曲阳镇学招生处静等了将近两个时辰,负责人卫一鸣才姗姗而来。
  要不是宝儿是自家孩子,叶文有真是想拂袖而去。
  卫一鸣听了小宝的资质之后,倒是来了兴趣,但并没有当场表示可以。他让叶文有先回去,镇学若是有意,到时候会派人前往井叶村亲自查看。
  叶文有得了这个回复就回村告诉了叶大春夫妇,告诫他们这几天盯着小宝不要到处乱跑,尽量留给镇学的老师一个好印象。
  井叶村人并没有听说这件事情,叶文有做主,让在事情尘埃落定之前不要嚷嚷得人尽皆知。所以小宝家这段时间过得反而风平浪静。
  时间就这样静静地走,一晃到了八月中。两个月过去,镇学的人还没有来,叶家人越来越心浮气躁。
  一旦对这件事情有了期盼,做好了准备,却迟迟没见发生,也是折磨。
  周全喜夜里就和叶大春小声商量着再去一次镇上。叶大春下意识摇头,“去什么,姐夫上次去都差点没见着人,我们去有什么用?”
  周全喜听到这意料之中的回答,气不打一处来,这老头子从以前就是这样,一点没有担当。凡是需要他帮忙的时候就往后退,废物!
  她在心里默默嫌弃和愤怒,往被子下面伸手,狠狠掐了一把。
  叶大春疼得打了个抖,“你干啥?!”
  “我干啥,你啥都不干跟死鱼一样躺这里?”
  “又发什么疯,我都说了去了根本没用还去干什么?地里活不用干?”
  “......你去都不去就说这种话”,听到身边的小贝哭唧了一声,周全喜压低声音回了句嘴。
  叶大春不敢再说话,气憋在心里,忍了睡觉。
  周全喜则翻过身,搂住小贝,眼里闪着泪花,动作却轻柔。
  结果第二天,周全喜带着小贝往姐姐家里串门,就遇上了来镇长家的镇学老师。
  周全喜心里一惊,连忙放下小贝,急着劝老师坐下喝茶,她要去家一趟。
  急匆匆快跑到家门口的周全喜,步子却一下缓了下来。
  她望着大门新上的红漆,鲜艳夺目,又令人眩晕。
  有那么一瞬间,周全喜想拔腿离开算了,但是她没有。
  她站在门口用力的环抱住自己,然后咬着后槽牙逼自己继续走。
  重新换上严肃脸迈进了家门,周全喜在后院找到小宝。
  小宝正在地上戳虫子玩,她娘过来拍她肩膀,将她吓了一跳。
  苏情也是一反常态没有提醒,小宝只好赶紧将脏手背在身后,对她娘弯上月牙眼,笑。
  周全喜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看着小六的笑眼,她深吸了一口气,扯扯嘴角。
  “小宝,修行是不是累了?娘看你这些日子爱往四环山上跑,今天没去?”
  “娘,我......爹早上出门之前,让我这几天在家呆着不要乱跑呀。”
  没想到爹娘都看穿了自己偷跑出去玩的小把戏,小宝有点羞愧。
  “小宝乖,娘不是要骂你,就是想问问你去山上干嘛的?”
  小宝想起来还没跟娘分享自己的挣钱大计,于是兴奋地将自己的打算说出来,说到自己挣了三十灵币的事情,还激动的想跑回房间拿给她娘看。
  周全喜听完神情更复杂,她弯腰一把抓住想跑走的小宝,“宝儿,娘有话跟你说。”
  小宝就停下来。
  看着女儿黑白分明的瞳仁,周全喜张了几次嘴都没能将话说出口。
  然而想到这些日子小贝的表现,她还是狠下心,对小宝说:“我家宝儿真厉害,这么小就知道帮家里的忙,还知道爱护妹妹,娘没有白疼你。”
  “既然你说山上有阳麻,那你今天去摘一些给娘看看好不好?”
  想了想,周全喜又加了一句,“不许进深山,中午回来娘给你烧酒酿婆吃,啊?”
  小宝听完,睁着杏眼看了一会她娘,将周全喜看得浑身不自在。
  下一秒小宝就笑眯了眼,对着娘重重点头,蹦跳着去穿了她的战袍。在娘亲的注视下,往四环山脚下走去。
  全程,苏情一句话都没说。
  ......
  蹲在院子里的周全喜,顺了顺额角的碎发,在村里四处装样子跑了跑,就返回了姐姐家里。
  进门就看见这个名叫王柏的老师,正拿着一块灵石,逗引自己的小女儿小贝,姐姐周全丽在一旁作陪。
  小贝常年跟在周全喜身边东家跑到西家,比起孪生姐姐其实性格更落落大方,不怕人。
  看到长相精致,性格讨喜的小贝,王柏倒是真的很喜欢。更何况他看出小贝练气一层,问了她几句,才知道她刚开始跟她娘学着修行,不过才两个多月的时间。
  王柏就拿出一块灵石给她,结果小贝的灵气亲和力是他平生仅见的高。
  这就意味着,在不需要神念突破的练气阶段,只要提供给她足够的灵石,这个孩子就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达到练气圆满。这可是正好跟自己的计划不谋而合。
  于是王柏对这个自己发现的好苗子印象更好了。
  周全丽先注意到妹妹进门,左右看看却没看到小宝跟着进来。
  “小宝呢?”
  周全喜从小贝受关注的欣喜中回神,面不改色的回她姐姐,“我回家没看见她人,在村里找了一圈,这调皮孩子肯定是上山玩去了。”
  说完,周全喜怕王柏对孩子印象不好,还补充道:“我家小宝最孝顺,跟信利医馆的刘大夫学了几样药草,整天说要上山采药草贴补家里。”
  王柏倒是没想到自己亲自过来,却没能见到人的情况,皱皱眉头有些不满。
  周全喜见状忙坐到小贝身边,“王老师,您千万别见怪,不瞒您说,我家里情况不好,平时家里没人,就不怎么看得住孩子。”
  说是这么说,周全喜却没开口说让家里人上山找找,只说孩子中午就回来了,千万请王柏在村里吃个便饭。
  王柏没吱声,他自己老师做久了,就不太喜欢太过好动调皮的,难以管教。反而是叶小贝这个孩子,天赋是真的好,而且乖巧懂事,可人爱的很。
  看了看旁边乖巧听着的小贝,王柏突然开口对周全喜说:“夫人,这也是你家孩子?天赋倒也不错。”
  周全喜正想着怎么开口将小贝引荐给王老师呢,看他自己主动提起,忍不住喜笑颜开。
  “王老师,这是我家最小的女儿,小名小贝。她小时候身体不好,我这些天就想着让她修行试试,没想到才两个多月,就练气一层了。”周全喜夸起小贝,一上午都能不歇嘴,“小贝这孩子,最听话,从小吃药扎针,吃了苦也不喊疼,还反过来心疼爹娘呢。”
  天赋惊人,懂事孝顺,能吃苦又能静下心,王柏果然起意想收了小贝这个学生,而且不仅是以镇学的名义,更是以他自己的名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