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要不然就拿三百灵钱,再过两个月,家里灵稻收了再还她。”
  叶大春有些犹豫,“不好,怎么说也是小四的聘礼,不能动。要不然跟老大拿点,就当是今年的孝敬。”
  “呵呵,”听到叶大春的馊主意,周全喜冷笑一声,“谁去找那个白眼狼拿钱?你去?”
  一听自家婆娘这个口气,叶大春也是头皮有些发麻,他硬挺着腰,犟道,“我去就我去,养他二十年,到老还吃不上他一口孝敬饭?”
  周全喜又冷笑,“上回你连梁家的门都进不去,还想见他家大姑爷,也不看人家肯不肯认你,这次去了,给你轰出门来怕都是轻的。”
  还不解气,又说:“那个白眼狼,我早说你不要惦记他,就当费了十几年米粮喂了耗子,也不去锦州城丢这个脸。”
  叶大春心里憋着一股劲,“那就找三姑娘借一点儿,说什么不能克扣小四的聘礼,传出去咱们家成什么了?再说她嫁过去手里没钱,也没有底气。”
  “不行,三姑娘上个月就给过一次钱了,四十灵钱她也尽力了。再说她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养,我们什么忙也没帮上不说,还想着去借?”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想怎样,还找我商量个什么劲?我不管了。”
  周全喜火了,“鬼吼什么?我还不是看你是四姑娘她爹,不然跟你商量个屁?”
  劝话的语气也变得硬邦邦,“小四从小有主意,自己看上的管明江,你没看见管明江待我家小四那个殷勤吗?只要能拿得住他,嫁过去怎么就没底气了?再说小四在镇学念了五年书,修为也上了五层。前天还说镇上如意阁的王夫人有意让她在店里作个卖货娘,这有男人有收入,你有什么可不放心的?!”
  一连串理由压下来。
  叶大春不说话了,扭过头一直看着睡熟的小贝。
  周全喜明白这就是愿意的意思,“那就这么定了,从四姑娘聘礼里扣三百块,等家里收了灵米周转过来就赔给她。”
  说完,长叹了一口气,“我也是没法子了,但凡有别的办法,我也不能想这个馊主意。为着小七娘胎里带的弱症,还有小五修行,家里这几年东借西借的,到处都是窟窿。我能怎么办呢......”
  看自家婆娘说话已经带出来哭腔,叶大春也不好再说什么。
  尽管他明白豁出脸去跟村里亲戚朋友借一借也是能周转,但是借钱的滋味实在不好受,他也就默认了这个便宜行事的法子。
  小宝露了个小脑袋听完爹娘的深夜对话,有些震惊于家里的贫困。看到娘亲哭了,她也难受起来。
  “娘哭了......”
  “嗯。”
  “情情,家里很缺钱吗?”
  “你家光良田就有十二亩,灵稻一年两季收成,每亩算一千斤,光是灵米每年至少能收入一千七百块下品灵石,在村里算是中上等的。毕竟你家人修为在村里来说,算不错了;加上你娘和你爹都是练气十层,施雨除虫、耕耘收割比起别人来都要强很多。”
  “骗人,我娘不是这么说的,家里都借钱了。”
  小宝知道借钱是什么意思,大庆叔就借了钱,然后赌场来人把他家里的值钱东西都抱走了,还把雯雯姐抓走抵债。
  后来,村长姨父和族老们开会将大庆叔从族里除了名,还逐他出村,现在大庆叔家里就剩下婶婶和婆婆两个人,婶婶也傻了......以前婶婶还给过小宝糖吃的。
  所以在小宝心里,借钱跟家破人亡差不多一个意思。
  小宝心里很忧虑,“怎么样才能有钱呢?”
  苏情愣怔,他什么苦都吃过了,倒是真的没有吃过缺钱的苦头。他是地灵,独身一人,又天生可以在本位小世界瞬移来去,想要的资源都是唾手可得,赚钱对他来说的确是一个新鲜的问题。
  但他也有经验,“你家里贫困主要是因为需要供你妹妹吃药养身,我以前见过的许多修士都是自己炼药,如果不必买药花钱,那就好了。”
  “对呀!只要炼药就好啦!”小宝兴奋起来,觉得苏情说的真是对极了。
  “额......那明天再说炼药的事,夜深了,你该睡觉了。”
  就说话的功夫,小宝已经趴上.床了。
  放下心事的小孩子闭上眼就睡着了,徒留苏情一个人在识海苦恼炼药的问题。
  ......
  睡晚了的小宝一.夜酣眠,难得起迟了些。
  她睁开眼睛,先用力蹬直双.腿伸个懒腰,静静地看着门外天光大亮,赖了一会床;又将神念沉入识海,看了一会苏情打坐。
  觉得自己舒坦够了,小宝才终于穿衣起床,径直往厨房走去。
  家里安安静静的,二哥二嫂住在西厢房,这会儿大概跟爹一起下地去了。
  小宝揭开锅盖,锅里留了一碗稀粥和一小块面饼子,就着灶膛里未燃尽的木柴,端到手里还是微温。
  不过她一向对吃的有些追求,粥要烫一点才好,就将灵力汇集到手掌,搓了个小小的火苗,烤了一会,然后心满意足地将早饭吃掉了。
  整个家里,这么奢侈地浪费灵力的,也只有叶小宝一个了。
  吃过早饭,洗脸刷牙,叶小宝完全清醒了。于是昨晚听到的对话又回到她的小脑袋,小宝想了想,还是决定找娘问问。
  她娘在主屋看着小贝,昨天后半夜小贝又发烧了,好在家里各种药都比较齐备,到天亮才刚刚退烧。
  小宝悄悄进门,看娘在打盹,没说话,脱了鞋上床歪在小贝的另外一边。
  周全喜醒过来就看见一对双生女正齐齐躺在对面,睡得香甜,不由一笑。
  生这两个小东西的时候,她已经四十八,谁也没想到这么大了还能再怀上,她最终还是顶着风险将她们生下来。
  两个孩子长得一点也不像。
  要周全喜说,小宝长得有点像她过世的祖母,两只杏核大眼被脸颊肉挤得瞧不出来,一笑的时候弯成两个月牙,小身子白嫩.嫩肉嘟嘟的,既讨喜又调皮。
  而小贝,周全喜将目光转回这个多灾多难的小女儿,小贝像她,长得一双丹凤眼。一张小脸尖尖瘦瘦,睫毛浓密纤长,睁开眼望着人的时候,眼里像是汪着一湖水,可怜又可爱。
  小贝出生的时候闷在腹中一个时辰,生出来猫崽子一样大,镇上的刘大夫几次摇头说只能听天由命。
  她拼尽所能将其救了回来。
  从小贝出生,周全喜就没一日安得下心,这个可怜孩子懂事又贴心,每每生病的时候,还总是忍着疼痛反过来安慰娘亲,简直把她的命都要了去。
  想着想着,周全喜眼眶又红了。她正要找帕子按按眼睛,一抬头却看见小宝正直勾勾望着自己。
  周全喜在几个孩子面前一向强势又威严,这回被小宝看到掉眼泪,恼羞得不行。她急忙拿袖子擦了擦眼,将碎头发别到耳后根,正在胡乱收拾,突然听到小宝问她。
  “娘,你又哭了,是因为咱们家借钱买药了吗?”
  “什么?”
  “娘是不是在哭要借四姐的钱买药?”
  周全喜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借你四姐的钱?我什么时候......你从哪儿听到我要借你四姐钱的?”
  周全喜声音低低的,又气又急。
  “昨天晚上听到的呀。娘你说要借四姐的聘礼钱,借三百,还说大哥不给钱,三姐也不能借,爹也同意啦。”
  叶小宝也同样小小声回答,并且没有忘记自己的问题,又问一遍,“娘你是要借钱去买小贝的药吗?”
  周全喜没想到半夜跟老头子商量个事情,竟然还被这个捣蛋鬼听去了。
  “不是!不许瞎胡说,我跟你爹在开玩笑呢,”周全喜想也没想就否认了,赶她去玩,“去去去,自己玩去,我还得看着你妹妹。”
  看叶小宝还在床上没动,有点恼火,“再让我知道你半夜不睡,看我怎么收拾你!快去玩,中午给你烧酒酿婆吃。”
  小宝一见她娘发火就怂了,迅速穿鞋下床。
  正拔腿要跑,被她娘弯下腰拽住了,“哎,不许跟你四姐乱说啊,娘和爹开玩笑呢。乱说要打!”
  小宝点点头,偷偷摸了摸小手心,仿佛感受到娘的语言威力,感觉有点疼。
  ......
  出了家门。
  小宝叹了口气,“大人就是爱骗人。”
  苏情已经醒了,听到小宝叹气有些想笑。
  周全喜将小宝当小孩骗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苏情跟小宝订了主从契约,并不能对她说谎。往往前脚周全喜才忽悠了小宝,后脚小宝就从苏情这里知道了真相。渐渐地,小宝自己就懂得分辨是非,轻易不再上当了。
  苏情知道小宝还惦记着炼药的事情,就将自己想到的炼药知识,一边走一边告诉小宝。
  等小宝了解到炼丹都需要些什么的时候,已经是吃午饭的时间了。
  一上午什么也没干,她拖拉着脚步往家里走,有点气馁。
  “原来炼药这么难啊......怪不得家里这么穷,怎么办呀?”小宝噘着嘴。
  “......我一直是灵体,并不需要灵药,”苏情在识海里摊手,“只能说炼药这条路暂时走不通了。”
  “哎呀,这个不行,还可以想别的办法挣钱啊!”小宝一拍手,像发现新大陆,又激动起来。
  对付叶小宝这样想法一大堆的小孩子,苏情任由她自己发挥。
  小宝琢磨着怎么挣钱,走到家门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