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系统满地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嘘,李兄,前方便是那金灵雀的巢穴了!”
  罗洪烈指了指两人头顶那一片惊险万分峭壁道,那巢穴正上嵌在了光滑如镜的峭壁当中,依稀可以看见许多金灿灿的木枝自洞口中突出,只是不知正主是否在内。
  “走了这么远?你是怎么发现的?!”李铁柱摸着下巴看向罗洪烈疑惑道
  这一路跟着他兜兜转转历经崇山峻岭间跋山涉水走了大约半刻之久,且那峭壁上并无可以攀爬着力点,若是来一波偷家,可能还会被反杀!
  “李兄有所不知,我在机缘巧合之下看到金灵雀被数十位元婴强者追杀,怎晓得那凶物连伤了五人!被侥幸逃脱,而被途经此地的我所发现!”罗洪烈得意洋洋道
  李铁柱:“……”
  “我觉得我们还是走吧……”
  “为何?”
  “没有为什么,这重伤五名元婴你还真是……勇敢”李铁柱捂脸无奈说道,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吼这个不知死活的蠢蛋了
  “可那金灵雀已然身受重伤,必定暴跌至结丹境界,甚至还要不如……”
  “唉,竟然李兄执意放弃,那便由我一人去将其猎杀吧!”
  罗洪烈叹了口气道
  “等等!”李铁柱急忙开口道
  “怎么了李兄”正准备从侧面上山的罗洪烈停下了脚步疑惑的看着李铁柱道
  “我李某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此等危险的大义之事还是你我一同前往!”
  这一片波澜壮阔的山脉之中,唯独最高的一处险峰傲然屹立着,峭壁面向深山幽谷,属实不显眼。
  “这荒山野岭的你咋还能跑这么快?!”李铁柱艰难的扯着树枝与藤蔓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着,这山根本没有道路可言,杂草丛生与不规则生长的树木极力阻挡着二人上山,可李铁柱分明看到罗洪烈如一只猴子一般灵活在满眼密林藤蔓中穿梭自如,自己还是废了很大力才勉强跟上。
  “嘿嘿,练的”罗洪烈回头一笑随后一头扎进荒乱的藤蔓间不见了人
  “这……”李铁柱啪一声拍死了一只停留在自己帅气的脸蛋上的蚊子憋着一肚子火匆忙如狗走地般跟上
  “呼~终于上来了”李铁柱狠狠吸了一口山巅之上清新醉人的空气,从此处险峰之顶可以看到这一片山脉每一处角落与那一片一望无际的林海
  这个险峰山顶也并不宽阔,只有五十来尺的平地可以站住脚跟,可以见到张开双翼如人大的各种飞禽在天空与白云中肆意遨游,可两人却紧紧的盯着天空中是否有一只浑身金黄的大鸟在飞行
  “李兄,你且过来……”站在悬崖边上的罗洪烈对着李铁柱招了招手
  “你看,下方是否有赤红的尖嘴在晃动?”
  二人小心翼翼的趴在数百尺的悬崖上看着位于两人下方至少百米的一处洞穴,内嵌在悬崖的洞穴有许多金黄的枝条与羽毛露在外面,罗洪烈指着下方洞穴下方那一道道暗红色的条纹解释道:“那便是金灵雀受伤的证明!李兄我们尽快下去将其击杀吧!若是它恢复了伤势就不好了!”
  看着一脸兴奋的罗洪烈,李铁柱觉得十分怪异……
  “这小子,懂的有点多啊”
  “等等,这是什么?!!”李铁柱吃惊的看着罗洪烈不知从那里掏出来一柄巴掌大的木剑,随后在其手掌不断放大变成一柄四尺宽大的木剑!
  “这不是修士御剑飞行专用的木剑吗?!你一个炼气修士怎么会有!”李铁柱瞬间警惕的问道,眼里满是猜疑。
  “这是我从城里一位商人那买的……”罗洪烈愣了一下笑着解释道
  “这柄剑既能在飞行的同时还不需要催动灵力,因此我们可以极其隐秘的下去……”
  李铁柱将信将疑的踏上了那柄木剑,罗洪烈也紧随其后站了上去,木剑轻微的抖动了一下开始随着罗洪烈的意念载着两人缓缓落下悬崖贴着峭壁陡然一个加速李铁柱差点叫出声来,快速朝着那处洞穴落下,山谷间的幽幽凉风将二人衣袍吹得翻飞
  “此物果真非凡……竟然不需要自身灵力便可操纵……”李铁柱暗自道
  不一会两人便停留在了距离那巢穴不足百丈的上空,现在那巢穴已经可以看的一清二楚,那金黄的木枝竟然有大腿粗随意陈横裸露在外,而血迹也慢慢便得多了起来,甚至有的血液十分新鲜,仍旧在沿着墙壁缓缓流下万丈深渊……
  “罗道友,能透露一下那金灵雀的情况吗……我们确定现在没有被察觉?!”李铁柱忐忑不安问道
  只见罗洪烈胸有成竹的拍了拍胸口道:“那金灵雀身受重伤,感知能力已经大幅度下降,必定无法察觉我们,到时候只要你我瞬间展开绝杀,其决对无法逃出生天!”
  看着罗洪烈信誓旦旦的样子与在这种情况下依旧习以为常的样子让李铁柱倍感疑惑
  “到时候只需将此物刺入那畜生体内便会将其体内灵力抽去一半,到时候便可任由我等宰杀……哈哈哈”
  罗洪烈大笑着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一根手臂大小的通体泛着暗金色锈迹斑斑的金刚杵道
  李铁柱接过金刚杵沉甸甸的手感与神秘杂乱的符文都感觉此物极其危险,甚至这玩意砸自己脑袋上自己当场去世也不会有丝毫怀疑……
  “李兄不必担心,待会我会先做诱饵吸引攻击,到时候你只需将此物捅进其身体即可!”罗洪烈看出了李铁柱眼里的担忧于是急忙道
  二人脚踏木剑开始快速下降,到达那洞口上方时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开始飘散在两人口鼻直接,
  洞口内略显混乱的呼吸声与极其紊乱的气息无不彰显着金灵雀的伤势严重
  那赤红鸟喙也在轻轻晃动着,丝毫没有发现两人的存在,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一场紧张刺激的偷家即将开始……
  看着罗洪烈一步跃下木剑以不可思议的身法在陡峭的峭壁上借力纵身跳进洞口的样子李铁柱暗暗吃了一惊……
  洞口中的灵力波动瞬间狂暴起来,先是禽类的一声愤怒的尖叫后乒乒乓乓刀刃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
  翅膀扑棱的声音掀起一股强劲风刃刮出洞口外吹得李铁柱有点站不稳
  看着洞口不断飘出片片金色的羽毛与染血的衣衫布条,李铁柱知道战斗已然进入白热化
  深吸了一口气催动周身浑厚的灵力紧紧握住那金刚杵直飞向那洞口
  刚在洞口内站稳脚,便看到了那金灵雀,结果与李铁柱想的凶兽竟然天差地别,仅一人大小,只是尖长的喙足足是自身两倍大小!浑身覆盖着金色的羽毛在此刻统统因愤怒而张开,双翼展开也有一人长,此刻金灵雀的双翼变得愈发金光璀璨,化作两饼利刃不断朝着罗洪烈斩劈而去,还掀起道道恍若凝实的淡金色风刃袭去,看样子已经占据上风。
  而罗洪烈也不是特别狼狈,身上出现了几道被切割的不深的伤口,正手持一紫金捶与那双翼碰撞着,巨大的响声甚至碰撞出一大片火花来。
  此刻罗洪烈已然落了下风只得躲闪挪移,看到李铁柱之后给了一个眼神突然暴起整个人气势磅礴,又不知道哪里来的紫金捶手持双锤乱舞锤下将那金灵雀散发着金属光泽锐不可当的双翼硬生生锤的血迹斑斑
  而金灵雀也杀的眼红嘶鸣一声竟然是身体开始快速涨大,看样子即将挤爆这个洞口!阵阵碎石落下这个洞口即将被身形已然涨大至五人大小的金灵雀占据
  纵然是罗洪烈也在刹那被压制,结结实实的挨了数道凌厉无比的风刃
  李铁柱蓄势待发看准时机一个大鹏展翅条上正在变身的金灵雀后背,双手高高举起金刚杵对着金灵雀那布满坚硬如铁金色羽毛的后背狠狠一捅而下,这一击势大力沉将金刚杵全部贯穿而入,一声声骨头碎裂声预示着已经将金灵雀的颈椎给破碎!
  李铁柱用了极大的力道,砸的金灵雀后背如玄铁般坚硬的金色羽毛砸的漫天飞舞化作碎片
  而在金灵雀后背血肉之内的金刚杵散发出压制了全场的气息,死寂的波动自金灵雀身上扩散,金灵雀原本庞大无比的身躯也如泄气般慢慢干瘪下来,化作一人大小且变得骨瘦如柴,身上的骨肉更是可见分明,成了皮包骨
  李铁柱一个后跳半蹲着警惕注意着金灵雀,金灵雀强行扭动着已经粉碎的颈椎艰难转过眼来怨恨的红色瞳孔紧紧盯着
  李铁柱被盯的心里发毛竟生出一股愧疚感正欲开口罗洪烈站起身来笑着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踩着脚底下那嘎吱作响的金黄巨大木枝,走到金灵雀身前笑眯眯道
  :“这可真不容易阿……咳咳,竟被你伤了”
  这时,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一把直刀对着金灵雀那三尺的鸟喙狠狠一刀斩下
  地上趴着奄奄一息的金灵雀眦目欲裂发出撕心裂肺的嘶鸣声被斩断出还不断渗出密密麻麻的淡金色血珠……
  “罗……罗兄,你这样是否有点太残忍了?结束其生命在取所需也不迟……”李铁柱于心不忍道,看着那金灵雀从赤红变成乌黑的眼眸似乎带着一丝丝人性的光芒……
  “李兄有所不知,这畜生生性残暴,不知吞食了多少无故百姓!”罗洪烈干笑一声道,上上下下打量着李铁柱嘴角还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多谢了李兄方才相助……接下来就要好好感谢你了……嘿嘿”罗洪烈眼中的眼白顿时统统化作漆黑,发出一阵渗人的诡异笑声慢慢走向李铁柱
  手掌虚空一握,李铁柱身旁顿时出现数个黑色符文化作监牢将李铁柱镇压在原地动弹不得
  “你……你竟然!”李铁柱难以置信这个炼气其小修士竟然抬手间禁锢了自己,且自身灵力被前面压制运转困难……
  “很意外吧?……我也没想到一只小小凶兽竟然能将我重伤……不过这不重要了……”
  “你的躯壳……竟然是万中无一的绝世体质!若不是这系统检测我还真以为你就一筑基小辈……”
  罗洪烈几乎癫狂的痴笑着,用沾满鲜血的手抚摸着李铁柱的面庞道
  “系统,夺舍目标躯体!”罗洪烈痴痴笑道
  李铁柱刹那间被黑色符文侵蚀,意识犹如濒死般渐渐模糊,就好似之前与剑尘梦在一起的时刻……
  “梦哥……快来救我”李铁柱头疼欲裂你喃到
  说那时迟那时快,正当李铁柱即将完全失去意识之时,濒死的金灵雀金光大盛,身上飞出足足九道璀璨夺目的金色流光,竟然是九枚赤金本命飞羽!
  此刻统统朝着罗洪烈刺去,由于系统与本人正处于过渡期间无法提前感知被金灵雀的本命飞羽尽数沒入体内,罗洪烈体内登时脑袋,丹田四肢统统喷射出道道血柱,狂暴的金羽蕴含着滔天杀机刹那间绞杀了罗洪烈的元神与肉身,只剩下一袭沾染血液残破的黑袍裹着黑灰掉落在地上
  李铁柱模糊间看见一嘴角淡笑却淌着血,样貌俊朗,玉树临风的长发男子对着那堆黑灰嘲讽道:“炼虚强者又如何?我一样斩之!”
  看着他身上机密地方覆盖着金色羽毛,李铁柱便明了他是谁,此刻已经完全失去思考与行动能力只得任人宰割!
  那散发着耀眼金光的男子渡步在这方巢穴,看着脚下金黄的木枝,恋恋不舍的看向山洞外的万里山河,最后又转过头来看了看李铁柱自言自语道
  “苏醒错了时间,天才又如何?尚未兴妖道……”
  在这一句仿佛蕴藏着万千寂寞的话语中,那身影化作点点金色光芒消散,飘向了这一片锦绣山河,万里林域……
  “你他酿倒是……留点……传承再死啊……”躺着地上的李铁柱断断续续痛心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