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先把你打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715章先把你打残
  骨刀上的裂纹,像极了一张张血盆大嘴,随时都要吞人而噬,一张一合之间都喷出凶焰,那七个炽火耀阳,更能融化天地,从刀头到刀柄,无不烈烈烤天,就连锋利之意都可以斩断天庭。
  又是个神照境!?
  陆寒有点无语了,此刻秘境才被打开,就来了这等级别的强者,也太给斑斓殿面子了,仅此一人即可打爆三流宗门,其实力似乎还不止如此。
  ‘烈火老怪?好,我记住你了!’
  和这等级别的打架,无异于背着几座山峰跑步,根本超越了承受范围,他每次出手都以狼狈收场,法力耗损太大,玄阴之力基本见底,现在想想都非常头疼。
  好在近些天没有遇到厉害角色,遇见不入眼的小崽子们为宝贝打架,直接顺手拿走后闪人,他们连自己的行踪都无法掌控,谈何追杀报复。
  “这等级别的烈焰,就算无法和三昧真火之精髓媲美,但在玄界已经足够横霸四方了,唯有渡劫老祖才能镇压,幸好自己蜕化了肉身。”
  就见陆寒抿了抿嘴唇,金色刀芒一闪而逝,被完全收敛消失,迎向高空的反而是一对手掌,堪比两扇树立的天盾,快速从两侧向中间合拢。
  “啊?用本体来拦截我的天宝,你是不是疯了?想吃烤肉吗?哈哈哈哈!”
  仿佛见到极其可笑之事,烈火老怪一阵狂笑,就算刚才的金属性利刃,都能被这一斩融化焚尽,火克金乃大道法则,就算道祖也无法更改。
  若他知道陆寒的这具身躯,也是用灵婴施法所铸,还会不会如此猖狂和蔑视,即便此刻也感觉到了完全的异样,一抹清凉已经从四周涌来,如同冷水浇头,把烈火老怪的笑容凝固。
  他发现那两扇巨掌,堪比天门般高大,最奇怪的是换了颜色,通体银灿灿并且阴寒陡增,和金属性没有任何关系,自己凌厉一斩不知不觉间速度骤降。
  好像卡在什么地方,但根本无法发现蹊跷,而且喷发的滚滚烈焰,仿佛遇到克星般迅速龟缩,万千火舌化于无形,那恐怖威能如见蛇蝎似的雄风不再。
  “这是怎么了?还有什么破烂寒属性,可以对抗本老怪的‘赤炎精火’,焚天焚地熔断山河!”
  轰隆隆隆……!
  骨刀越斩越慢,烈焰愈发变小,两扇巨掌仍然合拢而来,酷热逐渐没落,一抹清凉灌溉虚空,下方那棵枯黄小树,夹杂于狂暴波动只间,根本纹丝未动。
  见到自己这一击逐渐失去优势,震惊莫名的烈火老怪大怒,一阵极其繁奥的颂唱后,张口喷出个灯焰大小的火苗,似慢而快的打在刀背上。
  嗡!
  那火苗无比纯粹,好像火玉雕琢而成,没有波动和威能外泄,但是烈火老怪的脸色明显颤了颤,似乎失去一块心头肉,就连气息都减弱不少。
  砰!
  即将合拢的大手之间,顿时感应到极其恐怖的冲击力,并且一轮轮晶莹火焰从中间剧烈喷发,化为总共六条巨大火蟒,狠狠撞向左右两侧。
  并且有一抹不寻常的红色,把骨刀尽数染成天火利刃,蕴含的犀利猛增三倍,天地剧烈嗡鸣的同时,一抹百丈红光突破压制,成功向陆寒劈头斩来。
  那刃光绯红通透,冒出的法则波动,可以改造星辰推动天宇,把万里海疆烧出一片裂土。
  “哈哈哈哈!竟然逼迫本老怪,动用了三成精火元力,现在看你如何躲掉,去死吧!”
  烈火老怪喘息几口,如释重负的再次大笑,接着就拿出几颗丹药吞下,有暗自咒怨此人害他吃老本,他总感觉那巨掌表面的银纹,似乎畅快未尽一般,还未把实力发挥彻底的样子。
  “哼!”
  果然,陆寒横眉冷笑,面对寂灭力量斩下,他几年收缩了一次瞳孔,全身从内到外开始绽放银光神芒,可以清楚地看到每段筋骨,堪比大师雕刻而成,就连五脏六腑都晶莹剔透,整个身躯酷似琉璃铸造。
  ‘这……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肉身?’
  但让烈火老怪神魂猛然乱跳的是,从陆寒眉宇间,啵的裂开一条缝隙,随后就成为匪夷所思的竖目。
  里面有强烈能量涌动,瞬时喷出一口银灿灿小剑,长三寸并蕴含恐怖法则,仅仅出现的刹那,周遭空间立即凝固。百丈内万物无声,那斩下的绯红刀芒也立即停住,好像遭到神魔掌控般,再也无法下降分毫,继而就有痛叫响起。
  ‘哎呀——!这是什么鬼神通,疼死我也!’
  烈士老怪浑身抽搐了几下,仿佛神魂也被小刀斩开,抱着脑袋脸色煞白,剧烈喘息似乎不支,他耳畔里随即又听见悠扬天宇的嗡鸣。
  狂刀和小剑在规模上几乎是云泥之别,百丈和三寸的比例,等同巨蟒和毫毛的较量,但现在具有切割山岳之威、焚化万吨巨石的一刀,从头到尾寸寸裂开,几个呼吸间瓦解成灰,好像从未出现。
  轰隆!
  那两扇天门般的巨掌,也在此刻完全合拢,把骨刀牢牢夹在其中,宛如铁钳捏住纸板,一波波诡异光晕越来越强。
  “吼——!欺我太甚!”
  脸色大变的烈火老怪,眼皮乱跳又惊又怒,他怎会没看出大事不好,已经发现双掌之间狂冒道道银色灵纹,正侵蚀他的本命天宝,苦修神功数千年,一只无往不利,今天……!?
  接连三口精血,全部喷在骨刀手柄上,并且念动出古老沧桑的咒语声,好像要召唤神魔助力,他周身都开始熊熊燃烧起来,似乎要焚身祭天。
  “额?”
  陆寒眉梢一挑,他的眸光里映衬出烈火老怪施法的过程,从双目、耳廓以及口鼻里,同时喷出沸腾烈火,七窍尽数大开,真有蜕变为神魔的潜力。
  嗡——!
  百丈刀体顿时巨震,陆寒感觉两只手都酥酥麻麻,顿时被从缝隙间抽出三丈,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刀神之内的灵魄,在疯狂折腾进入暴躁状态,距离自我炸裂甚至引发自爆仅存一线。
  这老头真被气疯了,但那又如何。
  ‘给我断!’
  没人看见一轮残月,自掌心快速凝现后,轻描淡写般的融进了刀体,随着陆寒冷喝,无边巨力开始融合,两只大掌融为一体,接着狠狠的一扭。
  咔嚓!
  天音与此相比也黯然失色,有红色雷光自下而上窜到万丈九霄,清脆的断裂声引发一轮法则动荡,数里内的巨石无形中化为飞灰,有狂刃折断于此!
  不远处的烈火老组,心神巨震引发吐血半升,此刻看向陆寒的目光,如见鬼魅充满忌惮,脸庞失去赤红,如同染上一层白霜,纵如此还用手点指着大骂。
  “孽畜啊,气煞我也!老夫一生苦修赤炎精火,焚天焚地无所不熔,竟然遭到一个区区大乘期小辈连番压制,道法何在天理何在?!”
  “我克制你啊!”
  “今天就算拼掉这把老骨头,也要把你重创灭杀,啊啊啊——!”
  “我克制你呀!”
  “你……可敢说出师门传承,老夫要呼应四方,好找群修去讨个公道,小儿昭昭欺我太甚。”
  “呸!你当天下都如同尔等蝼蚁般,必须弄个靠山才能修道,我克制你啊,就是天生克制你啊,哈哈哈哈!”
  噗!
  本就怒发冲冠,尤其神魂受创的烈火老怪,如遭五雷轰顶般,忍不住再喷血箭一道,气的浑身发抖再也无法开口了。
  “接下来,该陆某出手给你开刀,千万准备接好,别忘了我克制你啊!”
  轰——!
  在陆寒似笑非笑,一副不怕气死人的话音才落下,前方骤然烈焰焚天,从他四周的地面,喷射出大量滚滚炽火,形成百丈大的圆形,快速向中心区域压来。
  ‘切!跑就跑吧,我可没打算追你,还玩这等雕虫小技,老家伙受到的打击不轻,或许会恶化为精神病,啧啧!’
  大修连续挥动几下,天降寒霜如隆冬到来,一波银光扫过,滔天烈焰顿时破灭,有个身影已经到了百里外,正拼命向远方闪动,烈火老怪狼狈而走。
  我真的克制你啊,这绝非用境界高低来衡量的,一克抵三分,尔等神照境的确不凡,但在玄阴之力前,只能自取其辱。
  再回首,枯黄小树所在之地,只剩下深刻不测的深洞,直径大约五丈,陆寒向里看了看,感应到无比浓郁的阴煞之气,他对道香神木很费解,至少这名字绝对起歪了,改为天煞魂木似乎更合适。
  广袤古林接连延绵,几座高峰阻断了荒原的延伸,凶兽乱吼的山脉深处,有一座月牙形的山谷,最宽之处可达三里,枯叶漫漫荒芜萧萧。
  唯一不和谐的地方,是一座木质高塔笔直耸立,塔身共计十六层,即便裂痕斑斑却仍然固若泰山,周围九根石柱粗约丈许,表面刻满神秘妖族古文,苍凉气息十里可闻。
  或许当年,此地也是妖修圣殿,繁盛有加甚至万灵朝拜,现在却颓废落魄,给后辈仅留下无尽想象。
  即便如此,也被一队修士团团围住,多达十几人立于远处,各个面色带着疑惑。唯独一个中年美妇,正浮空摆弄着各种法器。
  紫衣裹住不可说的身段,头顶支撑着一把蓝光小伞,上面金星闪烁,偶尔蹦出几道电弧,眉梢不时微蹙,似乎在沉思考量。
  “师尊,您真的确定这里面大有文章?不就是一座破塔么,而且早被弟子审视几遍了,里面空荡荡的根本藏不下任何东西。”
  十几丈外,一个俏丽的女修,身着粉色长裙正抱肩歪头,丹唇紧咬美目流光,有几分淡雅和些许高傲,偶尔来个原地转圈,或许时光太久,忍不住跑过来发问。
  “空吗?”
  “很空啊,塔内从上到下,连一挂蛛网都没有,几乎不染尘埃……呀,师尊是说干净的太过异常,必有三分隐秘力量左右,哈哈!”
  “哼!总是不长进,那塔身的窗格无数,也没有任何遮挡,里面早该堆满枯叶甚至骸骨,哼!去躲在你冷师姐身后吧,此地或有巨变。”
  不远处,正有个紧身琼罗衣的女修,似乎听到了两人对话,立即晃了晃白皙手掌,招手示意微微颔首。其黑色长发随风飘然,气息无穷沉重,是个货真价实的大乘期强者,附着几分丰腴和成熟。
  “喔!还不是看到莜瑜姐姐渡劫了,嫌弃徒儿贪玩误了道途,区区破塔有何玄妙,我好歹也是苍元境巅峰呢。”
  中年美妇毫无波动,面前已经摆上三面青色小旗,一面八棱镜和一块绢帕,做完这些后就掐诀颂唱几句,先对着小旗连连点指。
  三道青光闪动,围绕木塔构成三角之势,并有青霞冲天而起,于百丈高度融合衔接,形成一层防御性法阵。
  接着就是那块粉色绢帕,随着玉手一扬,粉色绢帕迎风而起,转眼长大三倍,一闪就到了塔身上空,并向下延伸出一片光幕,形成无比庞大的结界。
  最后才是那面八棱镜,只见被祭在头顶,掐诀打在其上,镜面中顿时酝酿着刺目强光,并且附近天地元气遭到强烈吞噬,一股莫名波动开始涌荡。
  噗!
  半刻钟后,如同破土而出的圆珠形强光,闪电般洞穿虚空,狠狠罩在木塔尖端,里面无数符文飞舞,接连带着光焰散开,从上到下贴满整个塔身。
  “破障!镇妖!”
  天地气势暴躁起来,跟随此女冷喝,所有飞出的符文一起炸开,好像大型鞭炮点燃,噼噼啪啪乱响不止。
  轰——!
  山谷巨颤,周围莽林耸动,木塔似乎觉醒了,那九根石柱更簌簌的摇晃,表面沧桑妖文逐个亮起,十分恐怖的威压越来越强大,苍穹上开始凝聚黑云,电弧与闪光互相映照,山脉瑟瑟百兽匍匐。
  有强大冲击波自塔身爆开,带着狠辣的推力,狠狠撞击在简单阵法的青光上,三面小旗烈烈摆动,才把这股力量压下。
  但是木塔坍塌了!
  自八棱镜照射之处,带着无尽尘埃逐层塌陷,然而未曾掉落任何东西,只有朽木气息的粉尘飘扬,但一股堪比暴龙的强大力量,也从九根石柱上终于苏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