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的确,作为玩家而言,在攻城战中拿下最终胜利跟拿下一场实至名归的团战的胜利,这两个胜利都没有任何区别,毕竟不是为名就是为利,不管茅十八的初衷是什么,最终他赢了收获了名利就足够了,茅十八既然团战最终胜利了,而且赢的还是另外几大豪门公会,这份名声足以让他收获他想要在崆峒山所获取到的一切名誉地位。
  但遗憾的是,计划被二哥阻挠了,茅十八不在团战大名单当中,狄飞惊迫不得已只能改变思路,他相信自己想到的东西二哥肯定也能够想得到,但是二哥想到的东西自己可能会想不到,当然了那时候狄飞惊对二哥还是有些发憷的,不敢跟他对着干,所以闹到今天这个份上来了。
  十八大此时已经和丹云、狄飞惊联系过了,也同样知晓了茅十八出手将两人送回襄阳城的事情,对此十八大倒是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毕竟他老早就知道茅十八在豪侠中已经具备了一切横行无忌的初始动机,他想杀谁就杀谁,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谁能够阻止得了他吗?
  不过静下心来想一想,茅十八既然用出了这样的手段,是不是也正意味着他终于是开始对狄飞惊产生了最高警惕,甚至是一种黔驴技穷的手段了呢?
  要知道,既然茅十八谁也不惧怕,什么规则也不用遵守,那他根本也不会把狄飞惊放在心上。
  “十八哥,团战必须马上分出胜负!”
  狄飞惊给十八大下了一个最后通牒令,今天的狄飞惊就有这样的权力,从六大豪门公会默许其为豪门公会总副会长的那一天开始,豪门公会的那些规章制度就开始在狄飞惊乃至与其有牵连的所有豪门公会成员之间起到了一个枢纽的作用,也可以说,如今的崆峒山,除了茅十八外,狄飞惊同样也是一个可以横行无忌之人。
  “可惜我说了不算,这得看流云的意思。”
  十八大的回答狄飞惊自然也多少明白的,因此他挂掉十八大的消息后立刻就给流云也发去了一条消息。
  “云哥,团战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流云收到狄飞惊的消息时也正在思考自己如何才能最终笑到最后,才能在击败了湮灭之后唯独自己一人最终还站在擂台上,不过狄飞惊发来的消息却让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你问我没用,你要去问湮灭,他什么时候放弃,我什么时候就能够结束战斗了。”
  看到流云的回话狄飞惊这才愣住了,不过很快狄飞惊还是想明白了,团战虽然他全程都没有去参观,但是对于参加团战的十个人他可是清楚的很的,流云身为神壕自然就不必说了,他是任何一场战斗的赢家,不会因为任何外在因素的限制而发生意外,如果发生了意外那流云会用他的手段强行换来胜利,以确保神壕的尊严不会因为战败者的名声而被玷污。
  湮灭也是同样的,他是世界级的王者,是走出国门登上了世界领奖台的前辈高人,别说流云、红月这样的神壕了,就算是今天同样走出国门在世界舞台上和其他国家队伍竞技的那些绝顶高手们见了他的面也都得恭敬的称呼他一声哥。
  湮灭同样也是不会在任何场合承认自己会是失败者的,虽然他退役了,但他的无敌神话却并没有因此而终结,至少没有在国内被终结过,即便是在职业圈里迄今为止也还流传着一句话,即使有人能够战胜湮灭的那个战队,但也无人能够战胜湮灭。
  想到这两个人的身份和处境,这让狄飞惊感到十分的头疼,他在考虑团战的时候显然是没有想过这个东西的,此时一旁的丹云注意到了狄飞惊头疼的表情,对此却是淡淡的一笑后说道。
  “怎么,在为团战的事情头疼,这有什么好头疼的,难不成你忘了老邓和胡子了吗?”豪门公会向来就没几个安分守己的玩家,能够加入豪门公会的也向来都是有野心的,当然野心上升到了凌未风那种程度的毕竟不多。
  老邓三兄弟最早是也是在网游中混出名头的,据说某款网游之所以开放跨服就是因为有太多其他服务器的玩家看老邓三兄弟不顺眼,想要教育教育他们,结果跨服一开放反倒是被他们三兄弟反教育了。
  老邓三兄弟在网游出了名很快就加入了红袖添香公会,他们三兄弟加入豪门公会为的也并非是想要向上爬,而是想要背靠一棵大树好让他们为祸网游的不良居心得到更好的延续和发展。
  持有老邓这种想法的玩家其实很多,魔剑道公会几乎就是这么来的,而老邓三兄弟之所以不去魔剑道公会,纯粹只是因为他们也看不惯那群职业喷子,老邓三兄弟虽然也很嘴臭,但出口成脏往往只是针对网游本身而言,并没有上升到某种圈子立场上来。
  但魔剑道公会分明就是一个特定的圈子,这个圈子就是以唱反调作为立场的,而他们自身其实并没有立场,只要能够唱反调能够把事情给闹大,最后让各路喷子们,各路专业爆吧、刷帖、盗号的高手们爽了,甚至于如果事情闹大了,那还有几个打黑拳的在后面等着活动活动筋骨呢。
  所以魔剑道公会一枝独秀也走到了今天。
  当狄飞惊把消息发给老邓之后,老邓就愣住了,毕竟这种事他们明显不是最擅长的,这种事就应该去找魔剑道公会那群人,不过当老邓意识到狄飞惊的矛头恰恰是对准了流云跟红月这两个神壕,老邓和胡子对视一眼,也就很爽快的把这个任务给接了下来。
  另外一边,狄飞惊也给砍二发去了一条消息,让他去搞湮灭,不管砍二打算怎么搞,只要达成了狄飞惊的计划就行了,毕竟在狄飞惊的心中,这场团战不能继续这样打下去了,哪怕他因此而得罪了二哥也在所不惜。
  然而还没有等到狄飞惊去思考后果是什么的时候,二哥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狄飞惊,还记得我当初跟你说过什么吗?”
  二哥的消息让狄飞惊陡然一惊,他心想自己刚刚才跟人提到想要尽快结束团战的想法,二哥竟然如此快的就发来了质问的消息,没想到的是,豪门公会在茅十八的身边有卧底,竟然豪门公会彼此间也有卧底,而且这个卧底竟然还卧底到了自己这个总副会长的跟前来,这个卧底又是谁呢,砍二、老邓、胡子都不太可能,但除了这三个人外又还能有谁呢?
  但此时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因为狄飞惊同样也没听明白二哥指的到底是哪一句话。
  “二哥,你别生气,我这才被茅十八杀回了襄阳城,还没赶回崆峒山呢,我也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呀。”
  狄飞惊打算打马虎眼,但他那点小心思又如何瞒得过二哥呢,所以二哥这次直接语音就发了过来。
  “狄飞惊,我曾经警告过你,如果有一天当你发现这场团战进行不下去的时候,后果自负,别跟我说你忘记了。”
  这句话狄飞惊当然记得,而此时的他终于也是回过神来,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但狄飞惊回忆起自己做委托的时候,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又有哪个计划能够一帆风顺的进行下去呢?
  不过狄飞惊可不敢用这样的话去质疑二哥的计划,也只能赔笑着跟二哥告罪,等到二哥的气消了一点后,二哥这才说道。
  “从现在开始,这场团战怎么打,由我说了算!”
  二哥这样说顿时就让狄飞惊犯难了起来,在他的心中这场团战必须立刻结束一刻也不能拖延了,茅十八已经动手了,而且是直接冲着他来的,你们十个主力还在那边打团战,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当狄飞惊把自己的想法小心翼翼的跟二哥说了之后,那头的二哥这才皱起了眉头,认真的想了想之后觉得狄飞惊说的也有道理,但团战这事可不仅仅关系到狄飞惊的计划,同样也有豪门公会本身的利益所在,而如今这份利益已经收到了初期目标,各大武侠文化圈子的介入,已经让这场盛会在某个地方变得空前盛况了。
  而且这种事同样也是豪侠官方看重的,相当于是在免费帮豪侠这款游戏做宣传,而中间的经手人恰恰就是豪门公会,毕竟豪门公会尽管在游戏里是家族,但真实构架还是企业。
  武侠文化在国内的受众率非常高,不单单是太极文化,可以说很多中国人的心中都存在有一个侠客的形象,这个侠客的形象同时又是由中国文化传承下来的,和历史、文化等多个领域都有关系,甚至于网络发展到了今天,那些在网上爆料出各种重大社会新闻的自媒体们,在很多人的心中也有着侠客的名声,而且这种侠客的名声是国内所独有的。
  推广武侠文化就是推广传统文化,同样也是推广中华文明,当这样的一种口号或者说风向传出去,很快就吸引来了真正重量级别的大佬,而豪门公会以及豪侠官方作为此次事件的主导者,在多个圈子的强强联合之下,所希望看到的局面这才刚刚开始。
  在这样一种影响极深的北京之下,二哥又如何可能让狄飞惊在这种时候把团战给停下来呢?
  “狄飞惊,我不管你有什么想法,团战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停下来!”
  二哥想了很久,最终还是为整件事下了一个定性,但这会狄飞惊的牛脾气也上来了,甭说他压根就考虑不到这么多的问题,即便他想到了他也是个不识时务之人,所以他也不爽的顶撞了二哥一句。
  “不行,这场团战必须立刻结束,一分钟也不能拖延了。”
  二哥有权,狄飞惊同样有权,表面上看二哥的权力是实打实的,狄飞惊的权力是虚的,但是在崆峒山这个地方,狄飞惊要比二哥的权力更大,哪怕是虚高的权力,从狄飞惊这个总副会长在公会中的架构来看,长老也要归副会长管。
  当二哥得知狄飞惊从这一刻开始已经是他的敌人的时候,二哥立刻就挂断了消息,既然狄飞惊这边说不通,那他就只能去找另一个人了。
  茅十八杀掉了狄飞惊和丹云后,他知道这种办法长久不了,即便他还能够杀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是连同所有一同前来讨伐他的豪门公会众多高手他都能一次性全部都杀了,但终究他不是真正的神王,不可能24小时守着不让狄飞惊进入崆峒山的。
  就在茅十八思考着下一步该如何做的时候,二哥的消息就发了过来,上面只有一句很简单的话。
  “我们合作,你看如何?”合作?
  茅十八轻蔑的一笑,随即就把二哥给拉了黑,这个好友他没删,那是因为他不想跟豪门公会中的哪一个人结下什么梁子,即便他和豪门公会为敌,那也是台面上的敌人。
  但这会,当茅十八看到二哥发来的消息时,他就知道这个人已经不再是他的敌人了,能够来找他合作说明二哥同样也被狄飞惊给抛弃了,当然这样说不准确,因为是狄飞惊不再有利用价值了。
  但是利用不成狄飞惊就想来利用自己吗?
  其实自从崆峒山的大小事情有矛头直指茅十八开始,就有不少人来找过他,想要寻求跟他的合作,而其中基本上全部都是豪门公会中人,这些来找茅十八寻求合作的先不论真心假意,但全部都被茅十八拒绝了,茅十八对抗豪门公会不是私仇,而是他走到了这一步就必然会成为对方的敌人。
  另外一边的二哥在发现茅十八将自己拉黑之后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虽然明白茅十八的一番“苦心”,不过站在二哥的立场却还是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因为他这一刻突然也觉得,茅十八是个不识时务的傻瓜。

章节目录